就事论事,稍分伯仲

忽然间想起若干年前中央台最意味深长的一句广告词,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
叶问2在延续上部电影故事情节的同时,也在极力讲述着一个宅男自己的故事。
1出来的时候,赶着头里,看见了不一样的甄子丹。和以往荧幕上的角色比起来,叶问多了许多“儒学”的成分。
这对一个武打明星来说,是很不容易的。但是对于一个现实中的甄子丹来说,却是易如反掌。
我曾经在荧幕上看见过弹得一手钢琴的硬汉,也看见过阖家幸福的武打明星,导演是不是也刚好见过?
叶问一出来后,宣传造势这招棋走得很到位,拉上传人弟子,甚至还跑到了天天向上,硬是揽获了无数少女的放心
当然最重要是打上了爱国的旗号,古往今来,所有与这个词挂钩的影片,都有着不俗的票房成绩
“南京!南京!”、“建国大业”,一个让导演骗到了老婆,一个成为年度票房冠军。这些靠的是正面宣传
而叶问相比而言,走的路线就比较正规化,靠的就是一双拳头。这么说来,即便票房没有过亿,它也是值得去留念和驻足的

《叶问2》首映爆满,估计票房也会很赞。

听了叶伟信在HKREPORTER的节目访问,对此片了解多了很多。
就戏论戏:
叶伟信和甄子丹已经合作多部动作片,包括杀破狼、导火线,我觉得叶伟信其实是最适合甄子丹的导演,并不像有些人所说浪费了甄。因为我觉得除了叶伟信外,没其他动作导演可以给甄太多的武学发挥空间,首先,从武术层次来说,甄子丹应该是最接近李小龙的一个动作明星(我不认为成龙的杂耍、李连杰的功夫表演能够和他比)为什么这么说,因为甄也和李小龙一样,在武术上能够不断追求,融合。从杀破狼打斗的真实感,到导火线融入MMA格斗,再到这部叶文,加入咏春,我相信,叶伟信也对甄子丹这些尝试提供很大的配合。而成龙和李连杰又会否抛弃他们以前的招牌动作,作出这种尝试?似乎都没有。

              如果时光能够倒转,很多人都将成为伟人!—邓小闲

感情的高潮除了性,还需要一个浪漫的氛围;同理,叙事情节的高潮除了要打的好看,更重要的是要选对地方
对比于苏乞儿,还有和叶问做过比较的霍元甲,现在的导演,面对着观众的假高潮和乱兴奋,依然可以沉稳的选对地方
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舞台和春晚的战场没有区别,星星还是那个星星,月亮还是那个月亮,管它是制服还是SM,地点都没有变
你说这地方要是在上海该多好,一块儿给别人瞅瞅,在世博会结束后作为一轴四馆一起留着,拍苏乞儿2,霍元甲2,叶问3

本片最大的卖点就是叶问的人格魅力,通篇延续了叶问隐忍不张的性格,甄子丹传递的就是一个武林高手气质,这符合中国人对高手一贯的审美,因此契合度较高。另外一个卖点就是打戏,叶洪圆桌对决精彩,洪叔太镇场了,武打场面的精细度越来越高了,但是动作新鲜感没有《叶问1》来的那么强烈。

估计大家也知道真正上映的版本是删掉了李钊被群众误认为开枪者而被群殴至死,还有金山找告密被三浦枪杀。其实,还有一段是导演删的,戏最开始,其实有很多叶问和人切磋的情节,海报有一张叶问踩自行车的镜头,是拍叶问和洪金宝在郊外切磋,后来有人通知他老婆快生了,于是急忙踩车赶回家,后来他老婆责怪他,所以后来才对桩练功,对于这段,叶伟信也说删了很可惜。我觉得保留的话,叶文会饱满立体很多。

每一个好演员这辈子总会有遇到一个属于自己独一无二的角色,就像李连杰的黄飞鸿,周润发的小马哥,史泰龙的洛奇,施瓦辛格的T800……而这一次是甄子丹遇到的是属于他的叶问。甄子丹从影已经二十多年,在银幕上多塑造的角色多是功夫高手、铁血硬汉,他一直也被称为武打巨星,但细想下来他塑造的角色却没有几个能给人留下特别深的印象,《锦衣卫》里的大内高手青龙,《画皮》里的除魔高手,《十月围城》里的赌鬼,《导火线》里的暴力警察……虽然角色很多但没有一个角色的气质和甄子丹完全相符的,大家多数都是被甄子丹的武功所吸引而忽略了甄子丹身上的那种艺术家的气质,一代宗师的气度。直到2008年一部《叶问》的问世,才让大家惊呼:叶问是属于甄子丹的,他终于等到了属于自己的这个角色!叶问就像是为甄子丹量身订造的,不光身手好,最重要的是有修养,文武兼备还爱家爱国。那种气质和甄子丹本身最擅长的戏路合二为一了,所以“叶问”给了甄子丹他应该得到的地位,而甄子丹也成为“叶问”的金字招牌,这两者是依存的关系。正如甄子丹所说,《叶问》能打动人心,不在于他打什么拳,而是在于塑造了一个让观众信服的角色。
其实《叶问2》和《叶问1》就是一个套路,无论是画面、音乐、美术和故事大纲,两部《叶问》都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所以《叶问2》是名副其实的“续集”,就等于一年前看了上半部,今天来看下半部了。不过这并不会让你有丝毫不满或厌烦,因为叶问还是叶问,甄子丹也还是那个甄子丹。

周星驰的“功夫”里,精挑细选的无数门派,激发出的如来神掌打赢了蛤蟆功
我相信对于叶伟信和洪金宝而言,选择哪个功夫和咏春切磋,并最后证明只有咏春可以面对拳击也是个棘手的问题
这些在佛山,叶问的家里有所体现;在香港的茶馆,巨型的圆桌上也可见一斑。
最后的拳台上,无数次倒地的叶问猛然间想起洪师父的死是因为没有听取自己的建议,心底是不是有一丝的幸灾乐祸?
拳王的言语和行动最终还是让比赛前的锻炼和静心化为泡影。怎么想都有着一些矛盾,最后的矛头只能是指向导演的叙事能力了

故事性比《叶问1》要差了好多,可能剧本太难编了,时代背景的冲击力没有抗日时期强了,所以导致大部分演员戏份不饱满,明显没有戏演了。影片在60分钟以前比较缓和,60分钟以后才开始有高强度的节奏感,这较《叶问1》中樊少皇出场就开打的爽劲逊了好多。高潮部分很让人感动掉泪,铺垫的好用心。片尾李小龙的出现似乎预示叶问3的可能性,如果是拍李小龙那估计甄子丹要白发上镜了。

熊黛林,确实可有可无,当然叶伟信也知道,不然也不会找个第一次拍戏的模特来做,不过,熊黛林的处女作还是收货了,起码她瞪叶问的时候,确实眼神够凶。

1、民族大义 擂台对决
小时候看小人书就喜欢看擂台比武的桥段,诸如八卦掌痛打俄国大力士,少林金刚拳对英国拳击手,场面激烈热闹,情节也跌宕起伏。一般坏人总是起初很厉害,先出场的好人都要在坏人身上吃一些亏,打到最后坏人总是说一些狠话激起民愤,这时候男主角就闪亮登场了,几个招式就把坏蛋震慑住,然后坏蛋就会想到一些阴招来对付男主角,最后男主角绝处逢生,痛扁大坏蛋,扬我国威振我中华!虽然每次都是这个套路,但每次看到这都会让我血脉喷张神情激愤,恨不能上台比划比划。、
电影《叶问》系列在这点上做的很好,让我找回到小时候看小人书的感觉,《叶问1》是擂台对打小日本,恰逢在建国60周年的时候,打的是痛快酣畅,在出现叶问打十个小日本的时候,竟然有人站起来高呼“打倒日本鬼子!”,此时此刻民族自尊心和自豪感已经超级膨胀到了极点,到了《叶问2》的时候故事大环境从大陆转移到了香港,而香港正处于英国统治时期,这次的擂台对手就从小日本换成了英国人,坏蛋还是外国人不变的依然是民族自豪感。
擂台拳赛,西洋拳王打死洪师傅的整个过程,洪师傅近景被击中的镜头相当多,用升格镜头强调着洪师傅如何被打,血沫四溅惨不忍睹,和洪师傅本身的强悍气场形成反差,在渲染气氛上才能变得有力。相反的,如果此时洪师傅和《叶问1》中的廖师傅一样被一枪毙命,戏剧氛围和煽动性便很难积累起来。中国观众对于民族英雄痛殴外国佬的故事个个耳熟能详,但是叶问打败英国拳王的那场戏还是具有极好的感染力,因为叶问那一刻并没有被神化,洪震南被打死的镜头交叉剪辑进来,表明他更多的是出于对人的敬重和惋惜而出手,而不是空空大义,当他一番陈词之后,一干英国人起立鼓掌时,还是有人甩身离去,这些细节都很真实。
从黄飞鸿,霍元甲,苏乞儿到叶问
,再到李小龙,从日本鬼子到英国人,俄罗斯,美国人,擂台总是不变的对决高潮。这是一种民族情结在每个人的心里面。

叶问的成长过程,单就是从这两部电影里所描述出来的一样,不只是一个艰难的成长过程,
更是一个遇见无数达官贵人,最终帮助他脱离苦海,一步步走向成功将咏春发扬光大的过程。
林家栋和郑则仕的角色,包括樊少皇,都是用来诠释这个过程的
恶终究是恶,但是为了凸显男主角的英雄主义色彩,惩恶扬善,感化众生
敌人的敌人就是我们的朋友,最终的万恶不赦变成了救命达人
为了情节需要,所有帮助他的人终究没有好下场,聋了的,疯了的,或者是死了的
要我拍叶问3,打什么拳,收什么徒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得好好整一下那个报社的主编和郑胖子

演员方面戏份最多的是洪金宝,洪金宝的人物,符合时代背景,很丰满,文戏武戏都相当到位,最后还被煽情了一把,戏份足,是《叶问2》中最出彩的角色。这种叙事手法的有点像《古惑仔》的陈小春,不过这2位演的是大佬,而不是小混混。

有些人将《叶问》和《投名状》《霍元甲》比较,怎么说呢?如果你当动作片来看,那你不要将《投名状》摆进去,《投名状》是拍得不错的战争片。和《霍元甲》比,首先,霍元甲的故事很多人都知道,但叶问是透过李小龙才多人熟悉。我觉得单从这一点,可比性就减少了。而且霍元甲我觉得最出彩的情节是在酒楼和耍大刀的打,而不是毫无新意猜得到的最后打擂台。同样,叶问也是将好看的打斗摆在中段,而最后只是交待渲染式的FINAL
FIGHT~所以我认为《叶问》其实是前半段《黄飞鸿》+后半段《精武门》

2,甄子丹负责叶问 黄晓明负责2
演员方面叶问已经成为甄子丹演艺生涯的一个顶峰,这个角色绝对是为他量身制作,不光身手好,最重要的是有修养,亦文亦武,亦动亦静。叶问也从第一部中的武术高手上升到第二部中的一代宗师,演技也在第二部中有了很大的提高,不仅有对武术有了新的认识也有对家庭的照顾对国家民族的维护,演活了一个可以在家为老婆揉小腿也可以在擂台上打拳王的、爱老婆,文武兼备的经典好男人形象。
洪金宝也在第二部中饰演一位戏份颇重的洪拳大师洪振南,本来洪金宝在第一部中不过是武术指导的身份,但到了第二部实在是技痒就扮演了一个可以和咏春拳旗鼓相当的洪拳大师,这个号称亚洲最灵活的胖子,将洪拳宗师那种不怒自威的气势演绎的淋漓尽致,一段和叶问在圆桌上比武的桥段可谓是本片的最华彩的段落,洪拳刚猛厚重,咏春拳灵活写意。
至于在第一部里扮演坏蛋的金山找,在第二部里完全变成了一个插科打诨的角色,原因是混混娶妻生子了就会过稳定的生活,这也印证了电影里“家”的理念。
而叶问的妻子扮演者熊黛林和第一部相比无论是演技和造型几乎没有太大的变化,唯一变化的就是肚子大了,在片子里整天的挺着个大肚子到处走,要不就是闲下来数钱催促叶问去交房租,所以她这个角色绝对是个大花瓶,发型还有点像范冰冰。
黄晓明的加入完全是为了考虑大陆票房市场,毕竟黄帅哥在大陆还是有点号召力的,他也担负了电影很多搞笑的戏份,但终究还是眼神数十年如一日地深情,嘴角数一成不变的挂着地邪魅笑容,虽然黄大帅哥略有那么点娘娘腔角色也有那么点“二”但总体来说他还是完成了导演交给他他的任务。
释小龙一个曾经和郝邵文在一起多么可爱的小孩,
在这个片子里我起初竟然没认出来,挺着个大肚子一副中年大叔的打扮和发型,孩子啊你才不过20多岁肚子怎么就那么大了?电影里本身是打星出身的释小龙竟然没有一段完整的动作戏份竟然还不如黄大帅哥的花拳绣腿武打场面多,要想红就该去减减肥了。
任达华和郑则仕两位香港老戏骨的戏份并不多,但任达华那句:霍元甲、黄飞鸿、叶问和我并称“佛山四小龙”印象还是很深的。
导演依然是叶伟信,这也能保证续集能延续前作的水平甚至超出,这些年叶伟信导演和甄子丹合作的电影很多,对他的使用也是得心应手,甄子丹在导演手下也慢慢像演技派靠拢。摄像师第一部是柯星沛而第二部换成了潘恒生,前者虽然也是老牌的香港摄影师也为《叶问1》贡献了优秀的画面,但和潘恒生这位香港金像摄像比较起来还逊了几分火候,《叶问2》中洪振南刚出场的那段戏,潘恒生先用摇臂取俯拍角度用大全景然后再摇下来取45度仰拍的角度,那种洪振南的咄咄逼人洪拳宗师的气势立刻油然而生,几个画面的调度尽显大师风范!至于编剧黄子桓,音乐川井宪次和艺术指导麦国强,《叶问2》依然延续了前作的原班人马这也在一定程度上保证了影片的艺术理念的统一。随便说一句,编剧黄子恒作为黄百鸣的大公子,一个78年的年轻人能够独立写出如此有内涵有民族感的电影,让中国武术精神能够真正发扬光大起了非常好的承上启下的作用,黄百鸣可以为他后继有人安心了,我们也为香港电影的希望放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