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二个恋慕灯干白绿生活的老公们,毁人三观

看到有些人说刺客567的三观正不正的。三观正不正,又是一个关于对错的问题啊,我的回答还是一样,这没意义。

你以为外面的灯红酒绿可以让自己心跳加速,而心跳加速却都是发生在你去往灯红酒绿的路上,抵达目的地之后发现,原以为会血脉喷张的自己却没有一点点激动,终于明白心跳的不过是逃离现实给自己带来的刺激。外面的世界一点都不精彩,背后的家庭才是自己的归宿。
有朋友说这电影三观不正,我觉得这电影三观太正了,之所有有人认为它三观不正,是因为它把男人心里那点小九九完全搬到台面上来展示,来剖析。敢问哪个男人没有幻想过和一个身材火辣、面容姣好的韩国辣妹来上一段水深火热?
有些东西每个人都知道,但每个人都不说,结果就是大家心照不宣的都装作不知道。突然有个电影来替大家说了,有人觉得好像自己的隐私被窥窃了一样,浑身不自在,所以也就觉得它三观不太正了。
直面自己真实的内心不是毁三观,是勇气。这电影三观正就正在,当你直面自己的内心的时候,你发现你自己一直渴望的,不是美女辣妹,而是老婆孩子大马戏。
我们就是缺乏面对真实的勇气,宁愿活在大家心照不宣的谎言里,其实幻想不过是幻想,想想就罢了吧,饭菜是老婆做的最香,被窝是家里的最舒服,那些向往灯红酒绿生活的男人们,回家吧。

当武松对他遇到的某个女人(具体是谁我记不清楚了,但确定不是潘金莲)进行道德审判的时候,鲍老师做了这样一句点评:“思想越是单纯的人,文化水平越低的人,思维水平越简单的人,往往他的道德意识反而特别强,特别倾向于从道德的角度给别人贴标签,对别人下判断。”不能再同意更多了!!!

小时候看《天龙八部》,特别讨厌阿紫,觉得,这样的坏女人,简直就该千刀万剐。但长大之后,每次看《天龙八部》的时候,最喜欢的角色,便是阿紫。咋回事儿?

或者这次我想直接抨击一下三观正、三观不正这些词,兄弟们,哪有什么绝对标准的三观啊?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evinli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在日常生活中,有思想的人往往会因其“三观不正”而被别人说三道四。不过,当你说人家三观不正的时候,你何曾明白,在他自己的圈子里,他的那个三观,其实是很正的;你的那个引以为自豪的“正确的三观”,放到他的圈子里,反而是“不正的”了。因此,不是他的三观不正,而是,你的三观太Low、你的圈子太low。再说,有思想的人,他们常常要引导别人的三观,甚至,时代还赋予了他们“往高层次带人”的使命感,他们怎么可能向你们那“正确的三观”妥协呢?以前,有朋友问我,择偶标准是什么,我说的第一条就是,“三观不能太正”,可见,“三观正”,在我的词典里,并不是个褒义词。事实上,三观太正的人,给我的印象,往往都是特别无趣。

在对各类人群做过冷静的观察分析后,我发现,共享着同样的“正确的三观”的,通常都是同等智商的人;共享着同样的“不正的三观”的,也基本上是同等智商的人。所以,我不太喜欢“三观不和”这种说法——不就是智商不同、思维方式不在同一个层次上吗,何必要说的这么“软绵绵”呢?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顶疯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我的亲密战友GL,就属于那种“三观不正”的大侠。有一次争论一个问题,我说他三观有问题,结果,这兄弟来了一句:“文章不偏激,则没有价值。”“三观太正的人,不能当作家,只配做编辑。”他之所以对我这样说,因为,我就是编辑。在他眼里,我是太low了。黑得好!!!他这句话也偏激,但我超级喜欢———我宁可喜欢错得深刻,也不喜欢对得肤浅;宁可喜欢错得有意思,也不喜欢对得无聊。不过,GL的话说得并不倒位。三观太正的人,并不是只配做编辑,他们还非常擅长做“吹毛求疵家”。不过,最适合他们的工作岗位,也许是在“真理部”吧?

在我向GL征询如何定这篇文章的标题的时候,他又甩给了我一句话:“三观正的文章留给没有三观的人洗脑,三观歪的文章留给三观正的人追捧。没有三观的人和三观歪的人,被大众混淆。这是个链条。”妈的,太经典。不过,这句话,并不完整,也许,三观正的人,在与“不正的三观”相遇互殴,会发生分化——有的,缴械投降了;有的,则继续坚守阵地。

还是那句话,实实在在的人,实实在在的故事,只要自洽,那么这个三观就是成立的,不需要用尺去量它正否。

放在本文的语境中的话,就是:有思想的人,常常“毁别人三观”。朋友徐玮曾告诉过我,她在最初看到我写的《嫁给不靠谱的男人,是最伟大的理想主义实践》和《越是有价值的媳妇,娶起来越便宜》两文的时候,也是这种感受。

现在,我认为,道德标签,是个严重有缺陷的东西。

当然,阿紫这样的形象如果是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未必喜欢,可能连约炮的欲望也没有,但作为文学形象,阿紫是超级棒。所以,真正可爱有趣的,不是阿紫,而是金庸大师。

我曾经把这个困惑告诉过一个朋友,她的解释是:“这说明,你的道德水平下降了。”或许是吧。但在看了鲍鹏山老师的《新说水浒》之后,我方才明白,准确原因其实是,我的思维水平提高了、价值观多元化了。

小时候看电视据,无论是武侠剧,还是历史剧,都特别喜欢问“这个人是‘好的’还是‘坏的’”,但长大后,越来越发现,那种非黑即白的划分法,真是太幼稚。

当然,阿紫这样的形象如果是出现在我的日常生活中,我未必喜欢,可能连约炮的欲望也没有,但作为文学形象,阿紫是超级棒。所以,真正可爱有趣的,不是阿紫,而是金庸大师。

以前,有朋友问我,择偶标准是什么,我说的第一条就是,“三观不能太正”,可见,“三观正”,在我的词典里,并不是个褒义词。事实上,三观太正的人,给我的印象,往往都是特别无趣。

不过,鲍鹏山所说的“思维水平越是低的人,往往他道德意识反而特别强”,这个并不准确。不是说思维水平低就道德意识强,而是因为他的思维水平低,想不到其他的评价标准和标签,结果道德标准几乎占了评价标准的百分之百。除了道德之外,他手里没有别的武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