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见女诗人,严重跑题

澳门新萄京官网 1

说句老实话,这是我第一次看一部电影时热切地盼望主人公早一点儿死。听了我的这句总结,和我同看电影却半睡半醒了一个钟头的同学深表赞同,直捧这是至理名言。确实啊,期待一部电影长达半年,伴着它的延期而伤心,伴着它的上映而欣喜,为了一睹风采专门腾出一段时间,最后却换得一个险要睡去的结果,怎么可能让人好受呢?我倒没有我同学对这部电影那么失望、评价那么恶劣。这部电影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或者说是很多的。因此我很奇怪各大电影网站上临近八星的评分是怎么出来的,特别是当我发现我最爱的《听风者》居然只有六点八的评分的时候,我真的怀疑是人们习惯了在文艺片上口是心非或是那些提前退场的人不屑于评分。顺便说一句毫无关系的题外话,最近我又看了一遍《听风者》,对于我的最爱我不可能吝惜我的赞美。我觉得电影观众都喜欢周迅,只是喜欢上周迅的那部片子各有不同。而对于我来讲,就是这部《听风者》了。
当然,写影评绝对不能只是为了吐槽与抱怨。不过既然是要做褒贬,那我还是希望能用一句话总结这部电影的种种不是。那就是,导演和编剧把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表达得过重了,完全忽视了观众的感受。这就是为什么全片给人以垄长无味情节跳跃之感的原因。而说到这部电影超豪华的演员阵容,我只是感到汤唯真是演技爆棚,而鲁迅夫妇实在是演的太奇怪了,我真是无法理解为什么要把许广平写成这个样子。以上便是对这部电影本身的全部描述,总之除了在剧情发展到两个半小时左右那记无比迎合观众“睡点”的爆炸,电影本身没有给我留下太多美好的印象。
但是能够说看这样一部电影和去看《心花路放》比太失算了吗?恐怕也不能这么说。因为有些电影固然能够在一时给人以快乐,可却未必能在脑海中很长一段时间内留下思考的印记。因此这篇影评从现在也就算是刚刚开始。那么从哪里说起呢?当然是直接来谈萧红这个人物了。
坦白讲,因为从没有系统研究过萧红及其文学创作,因此先前对于她的了解也便只限于不可能完全代表思想水平的《呼兰河传》以及几篇课文,还有就是零星了解到的一些绯闻。当然在看过电影后,我便开始读《生死场》。也正因为几乎不了解,因此我才将这部电影当做信史看,虽然明知这可能未必全是事情的真相。这样说来,用三个小时的时间来了解一位名人的一生,倒也不算是不值。话扯得有些远并且没了条理,那还是直接进入正题吧。
萧红生长的时代可真所谓是一个黄金时代。这四个字在萧红作品原文中的用意怕是出于讽刺,但许鞍华导演取这四字作为电影名,应该用的也是其正面意思。所谓的黄金时代体现在文学界的昌茂,这一点尤其以鲁迅及其周边人物为甚。文学界的昌盛发达与否实则与时代因素和社会是否先进没有任何关系,但是偏偏奇怪的是在以民国中期为顶峰的一段时间内,文化发达与文艺进步达到了一种让人难以想象的高度,纵观整部中国史就算是先秦和盛唐也很难真正望其项背。当然这只是我个人的观点,可随着近些年越来越多的民国文学界作品与故事的解冻,一股股所谓的民国热逐次兴起,确实让人对那个年代感到憧憬与向往。老实讲,许多民国文学作品达到的高度,是从那时起迄今为止所有能被看到的文学作品不能达到的。萧红的作品定在其列。
总有人喜欢把苦难挂在嘴边,为的只是为自己那脆弱而无能的内心找一点安慰与平衡。拍或者看萧红的电影,往往斯人也只是为了感慨一句苦难可悲。所谓的苦难无非是家庭压迫,世俗眼光,众叛亲离,骨肉相隔,理想难展,生活落魄,结局悲惨,史册偏颇。看似十分搞笑,但所有的那些感叹这样高贵而富有激情与艺术性的灵魂的种种可悲并标榜自己生活幸福的时候,隐藏在华丽词藻下所使用的所有理由便无非是这样几条。可无比令人感到讽刺的是,做出这样评论的、如此关心怜悯这些名入青史之辈的人往往却是一帮无能无名之辈,所谓的文学评论家或批评家就是这样铸就的。只可惜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留香史册为人崇仰者往往鲜见评论者,独领风骚卓于文坛的也不是这些人。萧红的一生固然是苦难卓绝,但同时那更是才思激荡五光十色的一生。世人当然可以为自己选择叛逆或平静的一生,但若依此对萧红横加指摘或是给予卑微的所谓同情,那未免既失之公允又看扁古人。
请看民国文化界的繁华大千吧。第一次,文人可以抛去从政的外衣,以一个最本真的姿态出现在世人面前;第一次,文艺形式变得如此繁多,小说、散文、诗歌、戏剧,项项有杰出的代表,谁也替代不了谁;第一次,文化人们不用以由上至下的姿态深入市井,因为他们本身就是市井之人。革命的大门被轰开后,西方各种各样的思潮如洪水涌入,充斥了整个锦州大地,洗涤了一个个杰出的灵魂。同时,多年的积贫和军阀的混战加剧了社会矛盾与裂痕,伴随着西方新兴生活方式的大量侵入,巨大的贫富差距撕扯出巨大的社会裂痕,便形成了滋养文学大家的土壤。这是无数前贤都多次指出过的,在此已无需赘言。试想,一位民国文人可以肆意地抒写心中所感,想发一篇文章就发一篇文章,想办一册报刊就办一册报刊,想加入一个政党就加入一个政党;有无限志同道合的朋友,也有无限背道而驰的敌人,可以随意快意恩仇,纸泄轻狂;在咖啡馆中,书斋中,思想可以自由地碰撞,国家大事,笔墨文章;性别之差永远不能成为限制,出身之异永远不能成为阻隔;想在哪家学校就学就在哪里就学,想结识怎样的文学大家就结识怎样的文学大家,只要你心怀理想,腹有珍藏;或许可以交一位挚友,觅一位导师,让那裙子搭配的篇章千古名扬;或许可以找一个伴侣,想爱就爱,不爱便不爱,不求安稳或妥协,只求轰轰烈烈一场;旧时代的一切都和自己无关,家庭和传统永远不能成为束缚;一切都可以随风而去,一切都可以永远留存;或许可以想到家国,可以为了理想蹈火赴汤,只要举着自由的大旗,只要向着心的方向;如果有朝一日不幸归去,那就让一切都去吧,就在花下华美,在花下陨落;在火中新生,在火中离殇。唯有,那文字永远传扬。
现在,我们却再也无法找到民国的感觉。我们就算心有所向,却也再没有哪怕试一试的机会,这竟然真的是可怕的事实。都说百年间社会进步了许多,可更多人却只是迷失了方向。有篇著名的影评以这样一句话结尾:“只可惜身后的一切那个惨死于战乱之中的萧红都无从知晓.或许这是一个属于你我,属于许鞍华和所有人的黄金时代,但却偏偏不是萧红自己的黄金时代。”我却只想说,电影永远表现不出一个人的血泪史,旁人永远不能企及那波澜壮阔的内心世界,而今人也再也不能体会当初的那种自由洒脱。恰恰相反,这是仅属于萧红一个人的黄金时代。

     
 《黄金时代》魔兄看完已经好一段时间了。一直没有动笔写点什么,主要原(借jie)因(口kou)当然是最近事情太多,时间太少,
基本没机会静下心来做自己想做的事情。次(真zhen)要(实shi)的原因,就是魔兄还没想好应该从哪个角度来写这篇影评。

 

作为一部讲述萧红这位民国年代的头牌文艺女青年的电影,如果你不多少读过她的书,显得有些天方夜谭,瞎子摸象。之前有读过她的一些零星散文集,没有读过她的小说。而小说又是萧红最重要的文学成就。为此专门在看完电影后在网上找来《生死场》和《呼兰河传》算是临时抱佛脚补补功课。在看这两本书的时候第一感觉是她的书写句子写得很短,很朴实自然,有些地方又透着诗意。没有那种无病呻吟,感慨,忧国忧民的笔调。文字朴实、简洁中透着一股不容置疑的力量。无怪乎有评论家认为萧红的文学成就应高过张爱玲,由于对张爱玲不甚了解,所有不去讨论。

     
 十九世纪三十年代,萧红身边几乎所有的文学青年都满腔热血,积极投身于深刻揭露社会黑暗、对种种不公现象口诛笔伐,以天下兴亡为己任、以舍生取义为光荣。那是一个新文艺气氛浓厚、才华横溢的年轻人辈出,可以写入文学史册的“黄金时代”。然而,萧红自己,却沉浸在一个追求超越国界、无关政治、面向全人类的文学梦想里。单凭这一点,她最终被当年那个时代抛弃,几乎是种必然。

有多少人自居文青,一猛子扎进文学的万丈深渊里,遭几口水呛到肺里,便讪讪然上岸离去。能在这深渊里存活下来且扬名立万的,得真有本事。或天赋,或勤力,这是成就一个能被记住的名字的要件。念一首诗,读一本书,你能从中咂摸作者是天才,或者勤奋的自律者。而我欣赏的,显然是那种天成的文章。

在人格独立这点上,我认为萧红是独立的。她的悲剧在于不会经营自己、经营生活。在理想与现实之间严重失调,作了一个纯粹的理想主义者。她无疑是个敢于追求自我,挑战封建传统的人。但是她的这种精神在那样的年代又生逢乱世就显得极为单薄渺小。最终她不得不妥协在生存面前,就像她自己说的有些疼痛,麻木了就不觉痛了。这在她不同意第一门亲事逃婚后无路可走,又去找被她抛弃的未婚夫,在一家旅馆里厮混半年,一起吸鸦片,最后负债累累未婚夫弃她而去的遭遇一样。她一直的理想是寻找一个安安静静的地方写作,并不是相夫教子,这也解释了她两次弃儿和在怀孕期间就与人发生性关系的行为。因为她的人生最重要的是写作,这是她的使命。所以感情上的没有主见和不用心成就了她悲哀的人生。当然对于一个文学天才来说,再在感情上在对他提出过多的要求也显得过于苛刻。

适合观影人群:文学青年;文学中年;写作爱好者;文学研究者;艺术爱好者;电影研究者。

澳门新萄京官网, 

———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生存的苦难时代,文学的黄金时代

     
 这样一位显然带着上天的眷顾而生的、才华横溢的女子,生活里却命途多舛,饱经风霜。
许导用极简的白描手法重现了萧红短暂的一生。影片大量引用萧红作品中的原文做为旁白,通过友人访谈的形式,力求客观公允地还原萧红的生活轨迹。应该说,许鞍华还是带有些许倾向性的。她用镜头充满同情地直接参与了对萧红悲剧人生的摹写,而采用友人访谈的形式相比使用故事情节刻画人物的传统方式,更能够给群众留出充足的时间,可以边看电影边思考,到底萧红是怎样的女子?是什么让她的经历如此坎坷?又是什么让她经历了那么多还可以保持坚强?

 

roger 2014.10.7

荷 尔 蒙:6

在看这部电影之前,已经多年没有涉猎民国文学作品,于萧红的记忆,甚至已经模糊到只记得她的散文里寥寥的几个句子。

《理想与现实》看黄金时代

       覆巢之下,焉有完卵。

电影很好的描写了一个女人的苦难,也比较成功的描绘了她生活中的群像,有爱人、知己、情敌、闺蜜,有导师、同事,有仰慕者,有路人甲乙。但电影中丢了一样最为重要的东西,萧红的作家身份,关于萧红写作的特写镜头且少且寡淡,对文学圈众生相的寥寥数笔太过敷衍。这是一部女作家的传记电影,但许鞍华不厌其多的将笔墨给了萧红作为女人的一生情感际遇,却吝于(无力)去为观众去再现一个身为作家的萧红。

狄更斯在双城记开篇写到这一句。而我在观影的过程中。这句话一直盘桓在心头挥之不去。我想这与题目也有些关系。整部电影充满悲剧悲情悲哀的色调,何来黄金时代?正如许鞍华在接受某采访时自己也说到,最好的时代也是最坏的时代。她这一定是站在文学的立场上的。和平年代,人过得舒适安逸难出大师甚至是好的文学作品。而在世界大乱兵荒马乱之时却是大师辈出。这已变成一种文学常识,历史无数次的证明过。想想我们大师辈出的两个年代:春秋战国的诸子百家,风雨飘摇的民国都是大师辈出的年代。而西方的很多伟大作家无不是在战争中亡国中流亡中写出伟大经世的作品来。于个人生存是苦难的不堪的年代,于文学创作文学天才的发挥却是黄金的时代。苦难给予生活无尽打击的同时却也提供了创作素材以及激发出人无穷的创造力。何其伤感又何其幸运。这大概正是印证了上帝为你关上一扇门的同时也为你打开一扇窗的真理。

     
 在魔兄眼里,萧红所有的悲剧均源于她太超前于她身处的时代。魔兄很难想象这个从封建大家庭里走出来、从小就缺少关爱的女子,如何形成了独立自主、果敢执着的真性情。
 在萧红自己的文字里,她把在日本生活的那段时间描述成自己的“黄金时代”,没有生存压力,没有社会交往,就这么专心写作,日子过的平静而简单。也许,如果在这种日子里,再能有个心仪的男子在身边,那就该是萧红一心想要追求的幸福生活了。

 

就我个人阅读的经验而言,读阿城的三王时也有这样的感觉。在生死场的前半部分里也有些沈从文边城的味道。后来在一个节目中许子东说过阿城的小说在台湾香港相比大陆更受到重视。其原因是他的小说的写法更接近中国传统小说的路子来写,继承的是明清小说体。而现在国内主流的小说家大多继承的是西方的写作方法,比如马尔克斯,米兰昆德拉,卡夫卡等等。而他们阅读这些大作家的作品大部分是经过翻译的,所以也可以说读的其实是翻译者的文学。与原著有很大的差距。而港台这些作家或者读者大多能读原作,所以更了解原作的味道。萧红无疑是文学天才,她的作品也更接近传统文学的写法,原创性极高。在电影中借助许广平之口也说了:读萧先生的文字是如此的波澜壮阔,一点不象出自女人之手,而生活中在感情的问题上却又是如此的纠结没有主见,这其实就是她一生的真实写照。

整体节奏:8

这实在不算一篇影评。而是一篇地道的观后感。

读她的小说娓娓道来,不急不躁,不去给你讲大道理,不去给你泛滥的抒情运用许多华丽辞藻渲染。像一个极高的经历事事的故事高手,在给你讲述她遇见的人与事,她声音是如此干净,用词是如此简洁,甚至没有感叹,她让你再苦不会泪流满面,再乐不会笑出声来。她像看淡一切,对一切都持无所谓的态度,不妄加评论,只平和、坦然的向你述说着她看到的生老病死,她的饥饿。总之她就是平静告诉你她想告诉的人与事。诚如她自己在呼兰河传里所说:“我写的并不是生命优美的故事,只因他们充满我幼年的记忆,却忘不了,难以忘却,就记在这里了。就连这几句都是如此朴实无华,却又充满回味。

澳门新萄京官网 1

 

我不是汤唯迷所以是冲着许鞍华和文艺片的幌子去电影院看的。之前对萧红也不了解,许鞍华的《女人四十》《天水围的日与夜》《桃姐》都很喜欢。她的片子都是现实题材,关注身边的小人物。叙事娓娓道来,没有花哨的东西,真挚感人。这点到很像萧红的小说。这个片子之前在微博上看到很多吐槽,说是以纪录片的方式拍摄,排得很烂,很多人中途离场,这不是许鞍华擅长的题材等等。甚至看到一篇影评是一个叫江西周冲的人写的,题目是《萧红,那个饥饿的贱货》,文章主要是说她不经济独立,太依附男人所以屡次被甩,不守妇道,在怀孕中就开始与男人发生性关系等等。还对某些女文青旅行只带几块钱的人发起攻击。文章本身从另一个角度来看也是不错的,只是有些地方过于极端,自以为是。有兴趣的可以网上搜索来看。片中各位演员的表演都很棒,尤其汤唯,当今影坛能与之匹敌的怕只有周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