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scar小金人是他们应得的,要么退场

© 本文版权归作者  阿飞不呆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马修所饰演的憔悴病态的牛仔混混形象直入人心。什么是牛仔,狂放不羁且面对不公敢于挑战!开场的斗牛纵欲画面就可见一斑,栏外是荷尔蒙狂飙群情亢奋的骑牛狂颠,栏内却是原始本能的癫狂释放,对比强烈,快感直击灵魂深处,男主灵魂苍白麻木的状态尽在不言之中;平日放纵时的腐朽糜烂,生命绝境时的悲苦挣扎,笑面死亡还大把敛财时的痞赖,每次过境时的搞笑油滑,恐同价值观转变时的挣扎洒脱,面对不公时的愤怒抗争,人性顿悟时的迷茫解脱,让这个角色血肉饱满可圈可点,虽然《华狼》还没看,但是面对这样的马修,我想小李是输的不冤的

然后再说一下配角,药神的配角王传君最近算了爆了一把,我也早在罗曼蒂克消亡史就关注过他,也认可他的演技和付出。所以以上所有关于配角和主角的讨论都不涉及演技,只和剧本呈现的人物形象有关。药神里的吕受益可怜求生,为了家人努力地活着,让人会因为觉得他可怜而同情他。达拉斯里面也有一个身患艾滋拼命想活下去的人,由莱托饰演的异装癖,但是可能由于他同性恋身份,这个角色更自信美丽一点,在他身上我不是因为他可怜而同情他,而是因为他真的很自信很美丽很温柔他的生命很美丽充满光彩而发自内心地去喜爱他。可能是中美两国文化的不同吧,药神里面的病人看起来实在更凄风苦雨一点,而达拉斯里面的病人给人的感受就是逻辑更完整一点,首先感觉到的是他们生命的魅力他们对生命的渴望,然后才是因为艾滋而面临死亡的恐惧。可能是基于两部电影不同的主题和基调所以配角展现的风貌才会如此不同,药神更惨更悲惨,达拉斯由生命的喜进入死亡的悲,但是我个人层面上觉得达拉斯在生死话题上处理得更符合我胃口让我觉得高级与气象开阔。

这是一部关于LGBT、毒品、艾滋。看到这几个词可想而知所要说的并不是一部温情的小清新电影,但也绝不是满足猎奇心理的三无影片,它就是《达拉斯买家俱乐部》,而我认为这部影片的成功要归功于马修•麦康纳和杰瑞德•莱托的精彩演出,也正因为他们卓越的演技使他们分别收获了86届奥斯卡最佳男主角奖及最佳男配角奖。

而与马修不相上下让我充满意外的莱托少爷,那个GUCCI罪爱广告里的妖娆男人,在这里饰演的角色,脆弱而美丽。面对死亡的无助和看到男主为了自己挺身而出时的眼神与平时开玩笑时轻佻的语气,真的是用再多胭脂水粉都遮掩不住的闪闪发光。两人之间的感情的变化,在莱托少爷所饰演的角色死后马修回头望向那个小丑雕像的那一瞬间怦然爆发,他放声大哭,我开始跟着感到难受。片中可圈可点的地方实在太多,笔拙的我一一写出来又像碎片,只好把这种片子多看几遍以示敬意。
生活纵使滑稽可笑,充满了不可知与颠簸,可它只有一次。你唯一的选择就是像骑牛斗士一样,坚定自己的目标,抓紧缰绳拼命抓紧,要么与之共舞,要么退场。

最出彩神妙的要算开头和结尾的两场斗牛画面,遥相呼应却又意义迥然,那瘦弱单薄的病躯,紧紧抓住攸关生死的缰绳,疯狂颠簸的牛背上,是坚韧轻蔑,是不屈不朽,那个曾经卑贱苍白的灵魂,已然升华了

© 本文版权归作者  kingslayer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影片虽然讲述的抗争疾病的故事,但它绝不煽情和乏味,当影片最后罗恩骑上公牛,仿佛宣告着他在这场与病魔的角斗中赢得了胜利,他不是谁的英雄,只是自己的英雄,那一刻,我们看到绝不妥协。

一个自诩勇敢的骑牛斗士、瞧不起Gay的真·“爷们”、纯正德州血统的男人,在被告知自己只有30天生命的时候,由一开始无法接受到查阅资料,再到四处求药,面对死亡的步步逼近,他所做的一切都仿佛困兽之斗。耳边的蜂鸣声又响起,他拖着皮包骨的残躯,走向了寻找药物的最后的希望之地。他成功的逃过了医生30天的预言,接着三个月,接着六个月,他好像一点一点好起来了。又是一条好汉重回江湖——他开始把帮助自己延长生命的药卖给更多人,想尽办法寻找药物,一开始可能是为了牟利,而到后来他不计成本的与AZT大公司及FDA对抗,我觉得他只是希望每个被死亡逼的无路可退的人能够自寻出路做出选择,而不是被大公司垄断市场的举动左右。这应该是撑着他活下去的唯一信念了吧,撑着他走过了本不可能有的7年。
刚开始根本没有认出来瘦骨嶙峋不成人样的男主是那个帅气马修康纳利。在医院外,他虚晃一拳倒在地上的时候,在酒馆里他被以前朋友讽刺的时候,他在脱衣舞女面前向上帝祈求回应的时候,在洗手间里注射引起心脏病的时候,这些瞬间都真实的像纪录片一样。而他从第一眼见到女主眼神的变化,睁开眼说你真美,和女主约会时的幽默与掩藏很好的羞怯,更是给片中绝望的氛围带来了无限的温情。

反映种族或种群类矛盾的严肃人文主题向来是奥斯卡的偏爱,如此说来《为奴》和《达拉斯》在选材上的优势是明显大于技术科幻的《地心》和时代喜剧的《美骗》的,这样一部演技有看头,故事有嚼头,意义有深度的黄金年代色彩的传记片是绝对足以归类为奥斯卡经典的,至于最终为何是《为奴》拿了奥斯卡,只能说就奥斯卡的评选口味来说,两者高大上的程度显然不是一个级别,《达拉斯》所折射的社会问题琐碎而繁多,《为奴》却是全力一击黑奴制度

最近上映了一部药神,可以说题材很相似,我也是因为看了药神才产生动力把多年前码下的这部片全部看完。几年前我没有看完可能是因为刚开始没有耐心吧,但是这部片子有后劲,它会像一朵慢慢绽放的花,好东西慢慢给你看。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司小琪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是,两个人精湛的演技演活角色的成份是远远大于演活电影本身的,对于好莱坞来说,这样成熟稳重模式的传记片无论是丢给《飞行者》的斯科塞斯《老无所依》的科恩兄弟又或者是《永不妥协》的索德伯格都能轻而易举拍出来,更何况个人认为本片中规中矩的表述中反而是透露些许不足的,不管是涉及“恐同”矛盾的超市握手那一场,又或者是艾滋群体存亡与医生,药企,医药审批制度之间的矛盾,这些方面来看的话,影片显得过于平铺直叙了,并没有期待中张力十足值得拍案的爆点呈现

最后的结尾处理上,我个人还是更喜欢达拉斯的处理,身患艾滋的主人公再一次骑上牛背,不屈不挠地想要征服狂躁跳动着的牛,最后画面定格在这一瞬间,主人公身上展现出的无限的生命张力真的可以使人兴奋和感激涕零,我觉得比药神最后社会主义的结尾更戳中我。虽然都是希望,但是药神是大局面的光明前途,达拉斯是这一刻生命不屈的魅力,达拉斯会让我觉得死而无憾更加潇洒与超脱。

麦康纳和莱托在形象上努力靠近角色这只是其一,关键在于他们融入角色的表演,尤其莱托扮演的异装癖同性恋者,举手投足之间你不会认为他是一个男人在扮演,那种性感和美不是矫揉造作,当他换上男装去见父亲,好似一个女人扮成了男人。当他诉说病情时的落泪,他的无力感以及频临死亡时的绝望,你不会记得莱托,你只会记得Rayon。

一般来说,最佳男主和最佳男配不太可能出现在同一部影片之中,然而看完此片,你就会动摇了,而当你再搜出马修和莱托参演前后的对比照片,你就会真正叹服了,深井冰啊,这简直就是拿生命在演戏好吗

情节设置上,其实这也与影片的严丝合缝有关,达拉斯里面一个男同异装癖艾滋患者的死承担了主角前后形象最大的感动人心的改变,还有与医药公司势力斗争的情绪爆发。药神里面把这两个任务分配给了吕受益和小黄毛两个人,我在看电影的时候就觉得黄毛的死有点草率和没有必要,在达拉斯里面的处理就好很多,异装癖是因为医药公司的毒性大的抗艾滋药物而死,医药公司在医院的势力又举报了主角卖药的俱乐部让异装癖没有原来的药可用,矛盾变得更激烈直接。除了人物的情节设置,在剧情的情节设置上,达拉斯因为美国三权分立的政体和开放的创作自由环境,使影片敢于直接怼当局,指出官商勾连之处,利益集团对政府的操纵,在中国的创作环境下就呈现出一种放不开的局面,有一种戴着口罩骂人之感。

而杰瑞德•莱托在影片中扮演的是一名变性异装癖艾滋病患者Rayon,与罗恩是病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