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谈那些细思极恐的假的虚构的不清楚什么含义的情节,表面上来讲,就是一个屌丝因为天降鱼雨,发家致富赢取白富美的心的故事吧,中间穿插一些奴隶社会、资本主义社会的隐喻故事。

看了网友的脑洞去看的,看完觉得马进真的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啊,参加团建的所有人除了珊珊是幻想出来的,其他人其实都是马进分裂出来的人格。

看的时候感觉很微妙,好像第一次照镜子。自己对自己的认知,从想象中降落到地面,在镜子里绘制出一张圆圆的脸庞,懵懂好奇。

刚到这个岛上,所有人都是没有安全感的。所谓的人性在一无所有的时刻被一副副落魄的躯壳体现得淋漓尽致。

根据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生理需求作为基底层,当人类处于一个什么都没有的环境下,温饱问题作为头号待解决问题时,谁能带着解决温饱问题,谁就是头领。此回合中,当兵退役能徒手上大树赤脚下河抓鱼的小王胜利。于是,只求温饱的众人无条件选择了屈服。这个时候,马进进同学在一边吃着一边寻求回到大陆地兑换六千万赢取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饿的兴奋焦急焦虑和信心中。

接下来我们来一个一个解疑,马进作为一个精神病患者他从来没有想过自杀,所有人也就是马进的“通”特征就是活下去,所以当所有人到岛上之后不管多么害怕多么绝望都从来没想过自杀,后来这些人为了吃的打架的时候有个女的喊了一句“我们要活着啊”更说明了这一点。

儿女是父母生命的延续,似乎天经地义,虎爸虎妈们前仆后继,抓紧了“重头来过”的机会,规划理所当然的完美人生。电影里的爸爸,即便拿了省季冠军,还是因为“摔跤怎么养活你自己,而这份工作很稳定,收入又好”而放弃了奥运冠军之梦。本想通过儿子传承衣钵,没想到妻子竟一连生了四个女孩。摇着摇篮的爸爸很无奈,他当然很爱自己的女儿,可只有儿子才能承继他的梦想,成为他的某种延伸。这自然是人之常情。凡人皆有一死,有限的时间从四面八方束缚着我们,总是要成就些什么,不是吗?否则如何面对死亡?

黄渤饰演的“他叫啥来着我忘了”是个很不起眼的小角色,至少一开始对他没什么好的印象。在这个新次元,小王举起了他的旗帜。他开始用驯养动物的态度对待这些骚动的“旅客”,也就是他的所谓服务对象。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昵称太长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而于和伟、王宝强、张艺兴所扮演的这些角色则是马进的突出特征,至于马进自己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大好人”,因为这样幻想出来的珊珊就会喜欢自己并且只喜欢自己一个。开始不知道在岛上如何生存时,也就是大家说的原始社会,马进把自己想象成王宝强扮演的角色,贪恋权力,凶狠暴力,最后大好人”马进和于和伟扮演的角色拯救了大家。到了货币时期,马进又把自己想象成于和伟扮演的角色,狡猾、贪婪、出尔反尔,最后“大好人”马进和张艺兴扮演的角色拯救了大家。进入文明时期,想象出来的张艺兴扮演的角色又出场了,再发现船知道现实世界存在但却不愿相信之后黑化了,“大好人”马进和王宝强、于和伟扮演的角色最终救了所有人,加上最后张艺兴扮演角色的失忆,三重黑暗面成功洗白。最后不知道船来没来,反正岛上就剩“大好人”马进和珊珊了。

于是便也不奇怪,两个女儿因为一场打架斗殴,重新燃起了爸爸的希望之火。任何技能获得,都需要辛苦付出;想要成为最优者,更是需要忍受常人无法想象之苦。如同那些散落在地板上的长发,那被咬破的嘴唇,那张贴在我脑门上的薄薄纸片:“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

以及那个不知道“团建”所为何意的保安赵天龙。被困在这个岛上就已经摧毁他的心智,躲开了奴性,还被几个总经理呼来唤去,整个人都开始丧失理智了。
于是他开始打他们,并告诉了所有人,他有名字,名字不叫保安。

北极熊和放着礼花的船都是马进进不去的现实也就是正常生活,彩票我觉得可能说的是马进曾经是有希望过正常生活的但因为一次重大打击(就是旅游船失事)最终没能过上,不时出现的蜥蜴指的应该就是观察他的正常人类吧。

电影里,爸爸的梦想是代表国家出战国际奥林匹克运动会,战胜所有对手,获得金牌。你的生活里,父母的梦想是什么呢?从小读书喜好,文理分科,大学报考志愿,毕业选择工作,掺杂了多少斤他们的目光呢?自然是人之常情,私领域个人自由本来就混沌不清,更何况至少有十八年子女还心智不全,缺乏独立做出理智决策的能力。于是你的小舟跟随着父母的长舰,亦步亦趋,在海上缓缓航行。

那根情感线我觉得略显多余,要是必须要说些什么的话,
那就是“不愧是马进喜欢的女人”。在很多小事上她都十分大气,并且是个会站队的聪明人。

所以这一切的一切都只不过是马进自导自演的一次次自己拯救(美化)自己,其实是在尽情释放自己黑暗面的一出大戏。

然而大海辽阔无边。你渐渐成长,会有自己的喜好兴趣,有自己想看的落日和飞鱼,你总需要在别人的延续之外成为点什么,不是吗?有人在父母长舰的护佑下,顺风顺水,其中很多也过得很快乐,累积的技能秒杀他者。但也有些人想要寻找自己的乐趣。人的意志自然不可能完全自由;“你会飞吗?你抗得过生理构造吗?你能长生不老吗?”唯物主义辩证观熏陶几十年,长辈们看似头头是道。但自由意志并不是虚词。对于一件事情,清楚地了解前因和可能的后果,深入思考后,谨慎判断和取舍,就符合基本意愿自由的原则。电影里两个女儿,在童年朋友哭诉的——繁重的家务,14岁嫁给一个完全不认识的老男人,相夫教子——另一种人生轨迹中,看到了摔跤的优势。在这一刻,她们获得了更多更全面的信息,反思权衡才成为可能。

说到聪明,不由得想讲讲张总了。他把钱撒向大海就是这个精明的商人制定“市场交易”的开始。
后来的规则、条例以及价码都是他一手操办的,似乎能从其中窥见古人当时从交换开始的货币历史。他也懂得揣摩人的心理,捕捉每个人的欲望,且句句戳心,这也是让马进一开始对他死心塌地的地方。但是这个无比思前顾后的生意人,却因为女儿的声音开始不顾一切了。但我倒觉得这不是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他有权,他享受当统治者的快感,他自始至终,似乎对他公司的员工都是不屑的。他深悟管理者的“要素”,因此他有领导力。以及最后误打误撞的那把求救大火,好像冥冥之中他起到了不小的作用。

果然脑洞越大电影越好看,感谢我的沙雕网友们,我的快乐源泉。

爸爸强迫女儿们训练摔跤,这是事实,在先。女儿们获得更全面信息后,选择了摔跤,这也是事实,在后。这两个事实并不冲突,不过是事实的不同面向。“男权”倾轧有吗?自然有,将自己的意愿强加在他人身上,就是奴役,并不因为它发生在私领域父母儿女之间,就改变性质。“自由意志”有吗?当然也有。清醒认识面前可能的所有选项的优缺利弊,思考后自主选择,就是“自由意志”。任何事情通常不都是这样的吗?复杂多面向。有好有坏。任何单方归纳判断,举大旗扣标签,不过是简单化的平面思维。口号喊叫一时爽,思想降维万年忧。

还有那个教授,让我想到无知山谷里的老人,然后又会让我觉得这个公司一众员工都像山谷里生活着的“幸福”的山民。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咩咩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电影还算精致的地方,在于前面提到的这两个同时进行的事实,随着情节推动,相互作用,同时反方向发展。昔日倾轧他人的“ducai者”,通过大女儿实力摔打,意识到自己能力的局限;爸爸从个人技术的强调,转移到他多年经验累积更为擅长的战术上,他对大女儿,也从当初的全盘控制到后期的部分辅助。前者关系是碾压式的,后者关系是协助式的。而昔日遭受倾轧的小nuli,通过自己最终独立对抗大boss,漂亮地完成了成长为独立自主的个人的最后一环。双线成长,长辈需要学习如何尊重作为成年人的子女,而子女需要学习如何成为独立自主的成年人。

马进后来受到了拥护,就渐渐出去初心的过程其实也不可恨。这是人的常态,这是一个子民都臣服于你脚下的国,这是一场如梦似幻的梦,谁肯醒来呀。

电影终了。黑幕之间,贴纸条在我脑门上的父母,也已经老了。他们的梦想在我身上实现了吗?我希望他们在我身上,能看到他们最好的品质在闪现;而我的人生,终究由我自己做主!

你说这不是精神病患的梦?

大海辽阔无边。

那你的六千万变成鱼试试。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桃夭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