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了,又啰里啰唆了一大堆。鸟同学说我是年纪大了,喜欢碎碎念以前的琐事了。不管怎样,Friends陪伴我度过了青葱的大学时光,开心的研究生岁月。其实真正让我欣慰的是,这些年来都有众多朋友陪我走过,不管是在津门的相识相知的哥们,还是沪上肝胆相伴的兄弟姐妹,曲终后各自奔了天涯,Friends的欢笑却永远在那里,在心中。怀念着坐在电脑前,伴着老友记傻笑的日子。

食物是温暖人心的媒介,是融洽人际关系的调味剂,是深入内心直触情感的针剂,是承载着记忆的容器。

  1. 橙色沙发是从道具地下室的一角发掘而来,最初皮开肉绽,破旧不堪。
    在人们记忆中,《老友记》好象一直就是摇钱树的化身,也是流行文化的标志之一。但在最初的制作阶段,它只享有电视剧的常规预算,格兰德不得不想方设法,不放过任何可以利用的废物。他说:“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跑到华纳兄弟道具仓库里翻箱倒柜,在地下室的角落终于找到这张流线华丽优美的沙发,就是破破烂烂的,布面也有几处脱线,我们进行了清洁修补,它才焕然一新。”格兰德说剧中的绿椅子也是地下室的收获。
  2. 猫眼四周的像框原打算放照片用,但玻璃意外打碎了。
    格兰德从商店买来的镜框,原先准备把它放在桌上当普通的像框。“我打算放一张照片在里面,配玻璃时不心打破了,我就对其他人说,‘我们把它挂在猫眼上,看看效果’,结果这一挂就是十年。就这么简单,歪打正着。”格兰德有此灵感还要拜约翰·夏夫纳所赐,夏夫纳一直想让情景喜剧中的房门特别一点,一直跟格兰德念叨:“想想看,格雷戈,我们在门后放点什么。”
  3. 钱德勒面对异性的手足无措和紧张时的口头语其实来自马修·佩里(Matthew
    Perry)。
    1995年的《人物》杂志上,钱德勒·宾惯常的笨拙是马修·佩里本人性格的反映。就连他生活中约会的糟糕经历也会被搬上荧屏,当然宾在剧中表现得比佩里更荒谬,他说:“这些人物是我们自己更加夸张、更搞笑的版本。”
  4. 安妮斯顿和其他演员在见到马特·勒布朗(Matt
    LeBlanc)前,都对他心存忌惮,因为知道他的角色性格鲁莽。
    安妮斯顿说:“我最怕这种男生了,我想他可能会很大男子主义。他现在觉得很好笑,其实他会和柯特妮或者丽萨一样,耐心安慰我。”也许有人觉得他的那句“你好呀”有点烦,但勒布朗本人现实中绝对要比乔伊更靠谱。
  5. 莫妮卡舒适的大公寓,是以布景师自己的70年代公寓房为基础。
    莫妮卡的公寓,也是六个人的活动基地,灵感主要来自主创马塔·考夫曼(Marta
    Kauffman)和大卫·克莱恩(David Crane)、制片人凯文·布莱特(Kevin
    Bright),以及夏夫纳自身在纽约的生活经历。夏夫纳说:“我们有着在纽约的相似经历,所以达成共识,把所有恰当的元素都搬进剧中。我们住过不带电梯的六层楼,知道如果你愿意爬楼梯的话,就可以少花钱还住大房子。”这也解决了人们一直以来的疑问,莫妮卡如何租得起这么大的一间公寓。
    6.
    NBC预计同志婚礼会招来雪片似的反对邮件,事实却相反,只有寥寥可数的投诉。
    在推动社会平等的进程中,《老友记》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从一开始的同志玩笑,到全白人卡司招致的批评,第二季中整整一集将焦点放在同性婚姻上。执行制片人玛塔说:“NBC本以为《拉拉婚礼》后会收到成千上万的吐槽电话和邮件,结果只有四通电话。”
  6. 定位镜头中出名的“错误”自有解释。
    莫妮卡和乔伊的公寓外的定位镜头被认为“有误”,防火梯出现的位置不对,而且没有阳台。夏夫纳说,他们想让莫妮卡的公寓窗户特别容易辨识,所以采用多格式的设计,他想让外观与内景相符,所以去纽约拍了很多有着相同窗户的六层楼房外部照片。但剧中的镜头完全不一样,夏夫纳提出异议说:“我们片场没有那种拱形窗,他们说,‘别担心,我们拍的是整座楼,他们的公寓在另一边,不用担心。’”
  7. 中央公园咖啡馆以曼哈顿一家特别餐厅为蓝本。
    夏夫纳说过,中央公园咖啡馆在他和主创脑海中有其原型,“小餐馆位于曼哈顿西四街,我们曾经常光顾,所以我说,‘我们要造一个小角门,就像我们常去的那家’,他们印象也很深,餐厅的名字叫Arnold’s
    Turtle。”可惜这家素食餐厅已经关门大吉,现在新址是另一家餐厅。

    一点都不矫情的美剧,一口气看了十季,人家却用了十年时间拍的连续剧!
   十年时光,生活角色周遭变化,不变的是幽默常在,还有在风雨中大家建立起来的那份深厚的友谊与爱尚存在……

Monica,要是没有这个强迫症洁癖厨师,感觉Friends这个大家庭就没有户主一样,觉得除了Central
Perk之外,场景最多的就是Monica的公寓了,几乎所有的圣诞、感恩节和生日聚会都是在这里举行的,Monica有着自己的偏执,乐于整理事务,自然也在为大家安排聚会上得到了她自己的享受。觉得Monica为那些要减肥的人树立了榜样,谁能想到昔日的肥妞变成苗条的主厨呢~~

拍摄手法很像日本以前一个导演(名字忘了,大概是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记得是黑白片),镜头基本不怎么切换。

最后再说说Chandler吧,OMG,偶英文素养是在有限,实在不能消化Chandler的冷笑话,所以我最开始并不觉得这个家伙好玩。时间长了,慢慢也会觉得:哇,这个家伙好冷场啊。。。切,为什么不好笑,真的不错嘛。。。好吧,这里不谈他的笑话。Chandler在六个人当中常常被忽略,甚至大家不知道他的工作。尽管如此,他会常常替朋友考虑,Joey和他在一起就不用愁生活费用的问题,Ross和他在一起就会有一个泡妞参谋(虽然水平有限)。自和Monica过上二人世界后,就会突然觉得,这个家伙怎么变得那么成熟了啊,不再像以前那样完全一味的无厘头了,会为家庭为朋友考虑更多了。但他那冷场的钱氏幽默始终长存。人们往往将这种演绎出的成熟和演员现实中经历做些许联想,但不管怎样,Chandler这十年是变化最大的,也是成长最多的。但不管怎样,他那无厘头的形象印在我脑海里,挥之不去,所以当我在严肃的白宫风云中看到
Mathew演的律师后,不仅要喷饭,这个家伙怎么可能是个律师嘛,还在白宫上班~~

深夜是卸下白日的面具,露出内心的时刻。这个时间选得很好。

当年视听说的期末考试很简单,说出Friends中你最喜欢的角色,并给出理由。记得我给出的答案是Monica和Joey,因为当时我没有系统的看过这部电视,对于断断续续,心不在焉的课堂学习,给我印象最深的就是这两位了:一个善于组织,几乎所有的party都是Monica组织的;一个充满童真,给大家带来欢乐。青青师兄曾经对我们说,Friends看到最后会留下分别的那部分不看,怕受不了。可是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曲终人自散的。

很多人幻想开一家咖啡馆或酒吧,享受气氛,或者像剧中的小林薰作为一个旁观者关注着发生在其中的故事。不管是咖啡馆,酒吧,蛋糕店,还是这种深夜食堂,都是一个能折射出各色人生的小舞台。它的叙事角度和《武林外传》有点像,以一个小小的经营场所,铁打的掌柜与常客,流水的过客,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Rachel,说实话,对这个富二代,我的印象是最少的。没错,这个在第一集就闪亮登场的婚纱美女就是Friends的一号角色了。六个人里面,Rachel最漂亮时尚,曾经的富二代,后来在时尚品牌公司工作。Rachel的感情生活是最丰富的,尤其是她和Ross之间的纠结,曾经一度认为他们俩不会走到一起,可是编剧在最后还是来了个小团圆。越到后来,慢慢发现Rachel在生活、工作和感情个方面都有所经历后,似乎也有着自己的成长,不再是那个靠别人安慰过活的人了,她也会安慰别人,告诉别人坚强了。

Ross,what!这个抠门小气的恐龙男也会拿到tenure,不对不对,应该说,怎么想象这个在摔倒地上大叫脚崴了之后又因为捡起两分钱而兴高采烈的人怎么会是大学教授呢,还拿到了tenure。anyway,这个家伙是除了Joey外,成长最少的,没有之一。从他会为了猴年马月鸡毛蒜皮的事跟Monica吵来吵去、和Chandler斤斤计较就可以看出这个人有多偏执了。他和Rachel之所以那么纠结,也与他成长的不够有关。whatever,这个家伙是幸福的,拿到了tenure不说,还是获得了Rachel~~而且不管怎么样,他的这些偏执也给观众们带来了无尽的欢乐。。。

Phoebe,在大学的时候觉得她就是个巫婆嘛,神经兮兮的,总是感觉谁谁谁的灵魂在跟着她。感觉六个人里面除了Joey之外,最没有烦恼的就是Phoebe了,她也是完全活在自己的世界里的人,自己认为对的就去做了,管别人怎么看呢,当然偶尔会为某些神经兮兮的东西而烦恼。Phoebe是不管什么都能够拿到台面上的人:为什么不这样,挺好的。什么样的奇怪理由都能够被她想出来,搞得别人一头雾水。曾经看过对年以后Lisa回她母校的演讲,觉得这个演员平日里也充满了睿智,她眼角的皱纹也宣示着Friends离去很久了。

终于从头到尾完整的看完了Friends,说起来这算我第一次从第一集开始,一集不落的看到了最后一集,前后大概三年。xx同学说我看得认真,其实不然,因为我并没有每天都看,有时候遇到其他的剧集就会把Friends丢到一边,等觉得其他的索然无味的时候,又回过头来继续。第一次看Friends是在大二的时候,那时候选了英语视听说这门课,开始零零散散的看了一些,虽然老师布置了课后作业,就是让我们课后自己去看在课堂上没有看的内容,可是对我总是左耳进右耳出,没放在心上。说实话,当初选这门课不是冲着怎么样提高英语水平来的,因为这门课老师基本不会点名,而且晚上的课,为了更好的观看,教室里的灯都会关掉的,所以,我可以随便干点什么,或者就不去上课。直到大概三年前,刚上研,对新环境下的影视资源的获取还不是很熟悉的时候,xx同学说有收藏Friends全集,于是我毫不犹豫地拷到了自己的硬盘里。于是我就这样开始了Friends持久战。

Joey,纷繁尘世中保持着自己的一份天真,这个梦想着一手食物一手美女的家伙,最能聊得来的竟然是8岁孩童,他们之间拥有的共同话题的交集最大。只要不侵犯他食物的权利,为了朋友,他可以不顾一切。看着他回味着A
promise between friends needs never to give a
reason的时候,很难想象这个重情义的家伙对待工作和女人极不负责任。觉得整部剧集下来,所有人都在成长,唯独Joey,从头到尾都是这样不谙世事,天真的活在自己的世界里,并用常人不能理解的行为博得观众的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