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六个人,3男3女,从1994年,一直到2004年,整整10年,朝夕相处在那个叫“Central
Perk”的咖啡屋和那两间公寓里,谈论着最平常的事情——职场、情场、家庭、亲人,还有八卦,他们6个人,6种性格,6种职业——甚至更多,6个家庭背景——自从他们一起闯入我们的生活,我们就深深被他们和他们的生活吸引,我们也和他们6个人一起成长,一起欢笑,一起流泪。

有时候晚上睡不着,或者肚子饿了,就会徙步出门吃东西。我常常喜欢夜晚出门,深夜寂静,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以此证明自己还活着。我总是忘记自己还活着这件事情,仿佛这件事情理所当然地不需要提及。而·每当这个时候,我又会莫名奇妙地想起来这个事实。

我几乎从来不看电视剧,却专门在硬盘上留了40G放friends,反过来复过去看了不知多少遍。开始是为编剧的绝妙构思、角色间的精彩对白而捧腹不已,后来就慢慢形成了习惯,感觉这六个人融入了自己的生活,成为了自己生命中的一分子。羡慕他们不分你我的感情,看着他们一班人大白天游手好闲的在咖啡厅里海侃,总会想起大学里那群狐朋狗友,总会想起谭咏麟和李克勤的那首歌:看老友似通宵超市,无休止每日……
要说最喜欢哪个角色,却也难说。每个人的角色都是特别设计好的,优缺点都很鲜明,正因这样才令人感觉可爱,才会有那么多令人喷饭的笑料产生,少了哪一个,六人都不能成行了。和他们交朋友,你可以戏耍书呆子气十足的Ross,享受Monica热情奉献的种种美食,或是听贫嘴的Chandler没完没了的取笑一切,跟Phoebe分享她层出不穷的奇思怪想,还可以跟Joey学那句色迷迷的How
are you doing,然后去追求性感火辣的Rachel……
要特别提一下Ross,这个相对比较衰的人物有很多人不喜欢,其实他应该是六个人中最重感情的人,常常为了帮助其他人而牺牲自己的一些东西,恐怕也正因为如此,在强调个人感受的美国文化中他就容易被演化成一个丑角。当然,编剧也似乎故意给他多制造了一些糗事。看过friends的一些花絮和访谈你就会知道,Ross的扮演者David
Schwimmer平时就象大哥一样照顾他们,还曾带领其他5位主演向老板要求提薪,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个原因而在戏份上吃亏了。David还最先提出,六位主演中少了哪一位都决不再拍了,得到其他五人的一致拥护。如果没有这个提议,老友记肯定无法风雨无阻的陪我们走过十年。
刚刚又重看了一集,Season 8的The one with the rumor,Brad
Pitt来客串的那一集。重温多少遍,依然忍不住莞尔,只是想到Pitt和Aniston的离合,再看剧中两人的对手戏,令人感叹不已。不知道Aniston生活中会不会有Ross那样憨厚重情的挚友来为她遮风挡雨。

食堂的店主是一位臉帶刀疤的老闆,每天食堂的營業時間為12點到朝早7點半,客人們在店裡大家互不相識,卻又互相分享彼此之間的美食,大家的聯繫就是在深夜食堂里.

    你已经猜出我在说哪6个人了吧。

习惯去一家坐落在巷口的食堂,这家店从凌晨12点开到早晨7点,人时多时少,如同深夜无家可归者一个小小的避难所。

© 本文版权归作者  哥舒夜带刀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vns7908威尼斯城官网老板,给我来一碗热腾腾的故事吧。Monica & Chandler
    Monica是一个厨师,她曾经很胖,但是在电视剧播出的时候她成功地减肥了,变得漂亮迷人,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她的毅力。她其实是一个很讨人喜欢的女子——她勤快,她勇敢,她做事有条理,思路清晰,她有的时候很泼辣,有的时候也很温柔。演员Courteney
Cox也正是把这样的女子传神地演绎在大家面前——她有利落的黑短发,深邃的黑眼睛。

这家小小的食堂里会聚集着各式各样的人,有gay,脱衣舞女,失败的小说家,念念有词的诗人,或许以职业来定义他们本身是不合适的,每一个人抛开了既定的身份以后,仅仅是作为自身的存在而已。每一个人都有自己习惯,喜欢的食物和独自的生活。他们所展现在我们面前的,不过是冰山一角。对于他们的生活,工作和习惯,我们都一无所知,而唯知晓的似乎只有他们喜爱的食物。而老板总是在常客还未开口之前,就回到厨房制作食物去了。

    她笑起来有鼻音应该是她唯一的缺点吧——如果有时候过分认不是缺点。还记得当朋友们说她像个“妈妈”一样管得太多,在乎的太多的时候,她故意乱扔拖鞋,事后却在为是否趁朋友不注意把拖鞋拿回来而耿耿于怀,睡不着觉。她也为自己的梦想不能实现而有些小家子气——但是,Monica还是可爱的Monica,最后她还是用她漂亮的微笑和温暖的拥抱为事情划上也许不太完美,却很完整的句点。

老板是一个四十几岁中年大叔,右眼那里有刀疤的痕迹,终日围着一条深色围裙。他话不多,性格沉默,很多时候只是抱着臂倾听着在他的食堂里发生的一切,对所有人不做任何评价。偶尔站在门口抽烟,表情看不出悲喜。

    然后,Monica和Chandler相爱了——我心中那叫一个高兴啊!

我常常坐在那里揣摩来者的身份,除非自报家门,要不很难猜对。他们都卸了妆,面部松弛,眼角下垂,疲惫却放松,专注得吃饭或者喝酒。每一个人都是极其平凡的人,似乎也是一个有故事的人。

    Chandler是6个人当中我最早喜欢的一个——他可是一个“万人迷”。首先很英俊,为人幽默,风度也有,职业也挺体面,是一个常常在场面上混的人,他虽然有些世故,老练,也有不可避免地油滑,但是他并不让人讨厌——尽管有的时候他说话的时候会无意识在些词上加上无必要的重音。不过在和Monica相爱之前,他的运气不太好啊——被同事误认为是gay,他的讨厌的前女友Janice总是阴魂不散,就连妈妈也来让他心烦——希望大家还记得,宾太太是一个色情小说家,也是一个相当火辣、风情万种的女人。

或许到这里,你也许猜到了那家店的名字,叫做《深夜食堂》。

    在10年中,Chandler有过很多女人,但是大多是短暂的艳遇,当然除那绵羊似的Janice——很好奇,华纳公司是怎么找来的这个演员,活宝啊!10年中,Mon的身边也经常有貌似不错的男人出现,但好像都不是有些完美主义的Monica中意的——直至某一天,两个人像是在感情的海洋中颠簸已久,希望归于平静的小船终于找到了相互的海港。他们其实并不是相互心目中最完美的另一半,却一定是最合适的——他们是很长时间的朋友,他们相互了解,这样很好——与其在茫茫人海中寻找一个永远都不可能找到的完美的陌生人还不如和身边的适合自己的人度过一生。

在这里有人终成眷属,有人寻找到了自己真正想要的东西,有人家庭团圆,有人原谅了过往。

    Monica和Chandler有很多共同点,他们同样在社会上打拼了很久,深谙人际,他们的生活都充满目标,他们一样务实。

食物作为生活里的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在人与人关系日益淡漠的时代里,仿佛成了人与人之间联系的纽带。不得不佩服日本人对于食物精致的追求,从《寿司之神》到《两个日本料理人》,从《小森林》再到《深夜食堂》,每一部剧中无时不刻不体现着日本人对食物制作的细致与专注,从食材的挑选,火候的掌握,再到一丝不苟的摆放,简单的食物上升为一种艺术性的活动。日本人在吃饭之前喜欢说一句“我开动啦”,一开始我以为是提醒别人,后来发现他们在无人之时也会这么说,我才意识到那是一种对食物的敬畏和对别人工作尊重。

    他们的求婚很特别,女生像男生求婚,实在很少见,但是实在是那一季度,甚至整10年中最浪漫的一幕。他们跪在地板上,烛光中甜蜜地亲吻。他们是电视剧中最另我羡慕的一对,他们的相爱具有生活情调,并没有什么大风大浪,也不是一帆风顺——不像其他人那样,或多或少,都有些怪异的地方,围绕着他们的都是真实的年轻情侣经常遇见的问题。所以如果你正在谈恋爱的话——尤其是和你朋友中的一个人谈的话,就看看Mon和Chan的故事,作为你的爱情指南。

每次看到《深夜食堂》片头曲的时候,总有一种莫名的恐慌,东京街头车水马龙,拥挤不堪,熙熙攘攘的人群面无表情,走路匆忙,世界被卷席进人为形成的快速的漩涡之中,仿佛一秒也不会停下来。直到那些声音逐渐消失,老板在深夜食堂的门口挂起帘子的时候,我的神经才会逐渐放松下来。

Rachel & Ross
    很多看了《老友记》的人都说特别喜欢Rachel和Ross,因为他们是电视剧中的男女主角和大家心目中的公主和王子。是的,他们的确是整10年中大家关注的焦点——Rachel在婚礼上把Barry一个人扔在圣坛上,冒冒失失地,使原本的“五人行”成为完美的“六人行”。他们的情感路程像三角函数图象,上上下下,跌宕不停——把整个10季看完,让我们来好好用草稿纸算算,他们一共结了几次婚,又离了几次,他们有多少种结婚的方法。

很久以前一直羡慕着日本社会里的秩序井然,他们生活里的彬彬有礼工作上的严谨认真,一丝不苟。而我们看不到的却是它内在的高度压抑,对于那些匆匆行走于日本的游客来说,只是感受到这个国家的如诗如画的景色和有条不紊生活,而内部的压抑感却是无法感知,无法介入的。这种状态似乎也只能他们自己承担和分享。

    其实,他们不是什么公主和王子,而是最最典型的世俗男女,他们相爱的理由简单——在一起就是因为爱——Ross是一个功不成名不就的古生物学家,离婚,前妻是一个女同志,还怀了他的孩子,他脑袋小个子大,看上去很木讷,他吐字不清楚,总是让朋友们嘲笑,他和妹妹Monica总是在父母面前相互揭短。再看看Rachel,她来自一个富有的家庭,她想脱离家庭,却无法脱离,就像Ross和Chandler说的那样,“她有时候有些娇纵,过于重视自己的外表”,她渴望自立,先是成为咖啡厅的女招待,随后也成为白领,却一直没办法真正独立地生活,这两个人生活唯一个共同点,似乎只有一点,就是Monica,一个是Monica的哥哥,一个是Monica从小的密友——两个原本生活态度、生活方式完全不同的人,因为爱而在一起,而分离,而吵闹,而紧紧相拥。

白天之时,他们带着面具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人类成为一种“理性的工具”,维持着这个社会的告诉运转。似乎到了夜晚,就可以卸下铠甲,穿上一件隐形衣。人们摆脱了白天的种种束缚,终于可以以在自身的存活于世。不再需要被外在的一切标榜。所以在那家小小的食堂里人们永远是自由而平等的。它包容里所有人。

    其实,仔细看看,我们会发现,Ross对Rachel的爱是很牵强、一相情愿的——只因为在洗衣房的那个胜利的吻和——这个吻,唤醒了他对她在学生时代的迷恋,就注定了Ross要和这个女人在以后的10年,甚至更长时间经历波澜壮阔的爱情经历——而那个时候,Rachel并没有爱上Ross,她在一心一意地对待那个意大利男人。

这里的人来来往往,有常客,也有陌生人。大多数人素不相识,却也能交谈甚欢。陌生人的亲近感,因为陌生,因为对自己的事情一无所知,所以自己是安全的。或许这种莫名的信任只要在陌生人之间存在,你不必担心他向谁去诉说,因为本质上每一个人都是孤独的。既渴望交流,又渴望远离人群。

    他们在拉斯维加斯的那段婚姻是所有的婚姻中最不可思议的,当他们激情地接着吻,进入房间,每个人的脸上和全身被画得乱七八糟,他们像世界宣布他们结婚了,却没想到,一觉醒来,Rach提出婚姻无效,要离婚——离婚就离婚吧,拉城可是世界上离婚最方便的地方,在这里度过“一夜婚姻”也不枉你们来性解放之城一趟。但是为人古板木讷的Ross却放不下这段婚姻,隐瞒Rachel,独自承担起这次婚姻的责任。

互联网时代里看似拉近了人们的距离,其实在其背后的人们在本质上更加的孤独,孤独这个词似乎变成了整个时代的症候。人们时刻被打扰着,同时也期待着这种打扰。因为新型的社交关系而陷入各式各样的焦虑之中。很多时候自己变成了网络社会里虚拟的存在,在QQ上,在微信上,在别人的朋友圈里,真正在现实中的存在感少之又少。自我存在淡漠,情感无处宣泄,精神上的压抑,紧绷的神经在每一个白天都绷紧一分。如同海德格尔所说的那样“人类陷入了精神上无家可归的状态”。也是这个食堂最特别的地方就在在深夜里,于无家可归之时,可以找一个歇脚的地方,脱离了社会之中和家庭里关系之网,你不是任何人,你只是自己而已,你有特有的习惯,有喜欢吃的食物,你可以和任何人谈任何事情。

    大谢Ross,若没有他这次的“死脑筋”,不然,这对世俗男女怎会有后来的精彩故事?

这样的深夜,还有人可以为自己做一份最喜欢吃的食物,而自己只需要心满意足地大吃一顿就好了,这也许就是最大的慰藉吧。

    “Oh my god,Ross,I love you,yes,I love
you……”最后一季最后一集中,在飞往巴黎的飞机上,Rachel语无伦次地说下这样的电话录音,然后就像第一季第一集中她把Barry扔在婚礼的圣坛上那样,把巴黎扔下,奔向了Ross的怀抱。

如果哪一天疲惫至极的时候,我可以去那里,喝一杯日本清酒,遇到最熟悉的陌生人,让老板为我下一碗热腾腾的故事。

    是导演和剧本成就了他们俩“公主”和“王子”的角色——因为他们的相爱是整部电视剧的压轴,习惯了“王子和公主最终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这样的童话结局的我们,自然就会把他们定位为那样的角色。Rachel和Ross的爱情是典型的好莱坞式结局——先是甜蜜的暗恋,再是疯狂的相爱,出现矛盾,一波三折,矛盾解决,and
everything is OK,they live together happily!

    他们的故事证明:人人都是情种。

Pheobe
    首先,我很喜欢Pheobe这个名字,月亮女神。身材颀长的Lisa
Kudrow扮演的Pheobe除了那一头蓬松的金色长发可以与这个名字相配以外,我实在想不出什么理由,说服自己把这样高贵的名字和这个傻大姐联系起来。

    这位“月亮女神”来自社会的最底层——死去的妈妈,蹲监狱的继父,和别的女人生活的亲生父亲,为老不尊的奶奶,她的成长没有什么亲情,独自成长,单独在社会中生存的她却是6个人当中最“傻”的——她会因为帐户上的“飞来横财”而担心不已,而朋友们都怂恿她把那钱当自己的花了;她为了成为心爱的人心目中最美丽的新娘,敢在下雪天穿着漂亮却单薄的婚纱——在婚礼的最后大叫一声:“I
am
freezing(我快冻死啦)!”结束浪漫的雪中婚礼。但是当在大街上遇见穷人的时候,她很慷慨;初次见到同父异母的弟弟的时候,她的大度和镇定让我们吃惊;当Rachel和Monica打架的时候她就以大姐大的姿态站出来劝架——我们看到了她的重情意。她时不时“语出惊人”,鸡同鸭讲,她的嘴里总是能发出那些“火星语”和驴唇不对马嘴的歌词——但是,我们记得的总是她的笑容和亲切。

    她从事过的职业很多——咖啡厅驻唱、按摩女郎、办公室职员……还有最刺激的出租车司机,和她交往过的男人不少,她都真心对待他们,但是却总是遇人不淑,一直到Mike的出现——一个真正爱她的男人,爱她的傻,爱她的慷慨,爱她的夸张——他是她的“Mike
Crab”。

    其实,她是一个月亮女神,她纯洁、慷慨、有趣,充满爱心——在这样一个复杂的社会中,谁能像Pheobe一样保持着这样的内心?反过来看看,究竟是Pheobe太傻,还是我们为了生存而很悲哀地改变了自己?

Joey
    我第一遍看《老友记》的时候(这是第四遍),特不喜欢Joey,因为他很低级——但是,随着观看遍数的增多,我越来越喜欢这个big
guy了。

    Joey在6个人当中年龄最小,也不可避免地有些小孩子气——他很无厘头,他很天真,他不懂得人情世故,他没有责任感,他没有长性——这一切听起来都是那么的不好,但是为什么我们能喜欢他呢?我想,那就是一颗绝对的、善良的心。

    虽然他会耍小聪明,但是他绝对没有坏心,他对朋友全心全意——你要是对他好,他就对你一百倍的好,你可以说他头脑简单,但是你绝对不能否认,你的确想得到100倍的付出。

    在6个人当中,Joey的工作最稳定,从一开始他就是一个不成功的演员——涉足舞台剧、电视剧和电影,但是就是不成功,10年前这样,10年后,境遇改变了0%。但是他还是坚持走自己的演员之路,这点你就不得不承认他其实对于自己的梦想很执着。

    其实对于Joey,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在某个新年前夕,他和Chand的那个同性之吻——天哦,那可是我看过的第一个男人和男人的亲嘴啊——最后才有什么《断背山》、《心太羁》、《我私人的爱达荷》。其次是他和Chandler总是在晚桌上足球,那个以前我也玩过,虽然没有Monica那么神勇,但是绝对不会像他们俩那么菜。第三,就是他曾经和Ross的爱人,Rachel谈过恋爱。第四,就是他和Pheobe一样,经常说些让人莫名其妙的话,自己还浑然不知——但是和Pheobe不一样,他对性的了解有背了他的“天真”。

    或许,Joey给人的感觉很肤浅,每天的生活主题只有性和劲爆美人,但是这个世界上,又有哪个男孩子的世界没有这两样东西呢?这也不奇怪为什么不稳重、不成熟的Joey会成为男生最喜欢的角色了——至少我问过的男生都特别喜欢他。

    突然又把这部电视剧翻出来看,你可以说我实在无聊。当我开始从第一季第一集开始看的时候,果真有种时间倒流的感觉——1994年,或者说,2002年——那是我第一次看《老友记》。6个人,从二十五六岁到快四十岁,他们都形影不离,我也好希望能像他们一样,有一群这样的,能共同成长的朋友——但是不太可能,这也是不是电视剧对我们的讽刺呢?

 

    由于最近比较敏感,有件事情,我还是要在文章的最后说下,希望大家在观看的时候也注意一下,在第十季,Pheobe结婚的那集中,Monica告诉Pheobe,原本要在她婚礼上唱歌的女歌手被取消了,因为Monica嫌她不洗澡,请注意这里,“月亮女神”是怎么说的:

    “She’ll take the shower after Tibet to be free.”

    总之,听到这样的句子,我是不太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