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更强大的善者

图片 3

  剧情详细,描写一个女孩如何在后宫中蜕变成为谋权女人,甄嬛身上有太多东西吸引人,但也有太多东西使她注定会在后宫中背负伤痛。
  电视剧中演员的演技很棒,用很细致的画面反映了清朝后宫生活,语言古文古意

《我不是药神》最近很火,这部电影在豆瓣上的评分9.0以上,1星2星的比例还不到1.5%。徐峥的演技和监制、导演才华再一次得到社会的广泛认同,同时影片也反应出来一个真实的重大疾病药品的不规范市场,在国内的救命药可能需要花费一辈子的积蓄才能够买到,但在印度可能只需要花费十分一,几十分之一的价格就可以买到仿制药。

1.做一个有能力的善者。没有能力的时候,善只能在内心激荡,无法付诸实践,这是社会大环境下的无奈。要想帮助他人,一定要让自己强大,强大到自己有能力真正保护他人。努力吧,人生要不断的积蓄能量,才能厚积薄发,做真正的善者,做自己想做的事。

喜欢出场那场舞,朝气蓬勃的年纪,激荡青春。

图片 1

2.社会的光鲜亮丽的色彩下还有一大群没有彩色的生活,人生不易,珍惜自己的生活,在平淡的生活下保持向上的心,不要被偶尔出现的坎坷轻易打败。

喜欢泳池那段戏,干净纯粹的日子,就是芳华。

就拿最近紧急断货的乳腺癌要赫赛汀举例,乳腺癌的患者应该都听说说赫赛汀这个名字。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明明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但最感人的,还是何小萍草地上的独舞。慰问表演的舞台,台下坐着直愣愣的何小萍,舍长说那些舞他们一起排练了无数遍,小萍怎么一点反应也没有,像全都忘了。但沂蒙赞的音乐想起时,她却随之起舞。因为那是他们之间最近的距离,唯一的共舞。她可以忘了全世界,唯独忘不了你!

图片 2

© 本文版权归作者  Lavinnie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赫赛汀,通用名曲妥珠单抗,是一种分子靶向治疗药物。顾名思义,它并非对所有的乳腺癌患者有效,它仅仅对乳腺癌患者中HER-2受体扩增的患者有效,约20-30%的乳腺癌患者为HER2阳性,就像打靶一样,曲妥珠单抗通过与HER-2受体结合,精确命中HER-2扩增的乳腺癌患者,可以明确的降低乳腺癌术后复发率,被誉为乳腺癌患者的救命药。”

1988年赫赛汀上市,立刻横扫全球抗肿瘤药市场,并引发了单抗药研发热潮。2012年,上市24年的赫赛汀仍创造了全球销售收入超60亿元的成绩,由此可见,赫赛汀在全球医药市场的地位。

虽然赫赛汀有效,但是正版价格高昂,让很多乳腺癌患者望而止步,曾经一支的赫赛汀价格高达2.2万元,而赫赛汀的推荐疗程是一年,17次,以体重60kg的患者为例,需要应用15支左右,赫赛汀一个疗程需要花费30多万元,即使在中国癌症基金会的买6赠8的政策下,也需要15万左右。

由于赫赛汀专利到期,仿制药的生产和审批申请等多方原因,2017年7月国家将赫赛汀降价纳入医保。原来单支售价2.45万元的赫赛汀,患者一年需要使用使用14支以上,全年使用费用约40万元。在纳入医保支付后,赫赛汀单支价格降为7600元,普通家庭的患者也能支付得起,因此一时间引发了销量暴增。

2018年5月赫赛汀开始了持续性断货,赫赛汀的生产商、瑞士罗氏集团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自赫赛汀价格下降一来,需求大增,生产厂商还未来得及调整产能,因此出现供货不及的情况。目前工厂已经在24小时生产,且新的生产场地也在筹备中,卫健委协调药监局正在加快工厂审批,双管齐下,以期及早供货。然而,据相关消息预测,即使这样,恢复供货也需要半年左右。

图片 3

有专家表示:“此次赫赛汀出现大面积断货,产能供应不及是一方面,药企调整供货策略是另一方面。赫赛汀在我国因价格降至原价的70%,需求量飙升,药企考虑到药品利润降低且全球供需平衡的控制,必定不会顺应需求提高供应中国的供货量。如此一来,需求增加,但供给不变,自然会造成药物断货的情况。这样的事情在其它药物身上也早有体现。药物“降价死”仿佛是个逃不出的魔咒,尽管降价的出发点是减少患者的看病负担,但在对降价的谈判过程中应该防范后续带来的需求波动。在降价谈判中,应抓住药品的供应优先权,并对预期的增量做好相应对策预案。相信此次赫赛汀的断货风波会使得我国在今后的药品降价谈判中带来一些启发。”

赫赛汀以及其他救命药很多一波三折,虽然降价了,但是市场上买不到让有实际需求的患者非常无奈。国内市场没货的,患者可以考虑找一些靠谱的机构比如橄榄枝问药等帮忙在国外购买仿制药。

© 本文版权归作者  李文倩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