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学时代,一生有你

      静静的端坐在电脑前,看着窗外的阳光,浅浅的,安静的,余晖开始渐渐退去,每一道光线离他而去时都是依恋、惆怅,难舍难分,仿佛是孩子们黄昏时要离开充满欢乐的街道一样。我贪恋这样的安详,这样的宁静。

中学时代,一生有你

《一生有你》伴我度过了整个大学时代,那个时候,每每傍晚时分,伴着温暖的晚霞,这首歌优美的旋律飘荡在校园的上空,这是首点播率最高的一首歌,是青春年少的男生女声互表心迹的佳品。那个时候的爱情很纯,没有任何渣滓;那个时候的爱情很美,美的让人心动不止;那个时候的爱情也很无奈,毕业打破了所有的美梦。。。。

这篇乐评与水木年华无关,与李健有关。

    静静的,去迎接一个季节的到来。

         上官朝夕——听水木年华《一生有你》

怀念那个时候的快乐与忧伤,歌声像一抹药剂,将浮躁的心刷的平和了下来,然后再抖擞精神重新回到现实的生活中,继续着生活的无味人生。。。

要怎么形容我对李健的感情呢…

    昨天,听了很多别人的故事,感慨良多。是啊,就算你拼命的想要过的简单,却又不得不在这个纷扰繁杂的世界里过着原本也许并不属于你的生活。其实,那句话说的很对,听着别人的故事,留着自己的眼泪,又或许是想在别人的故事里抓住自己的影子,尽管那只是背影。我向来极易受到别人情绪的感染,就像前几天重温大话西游,不得不佩服周星星的犀利,有的时候,男人看男人那才是狠毒。那天在电视上看到朱茵出席《越光宝盒》首映礼,美人迟暮,再浓的粉底也挡不住眉梢那略显疲惫的鱼尾,是啊,青春的美丽,在时光隧道里穿越,辗转,永不回头。在你美的倾国倾城的时候是谁说要爱你一万年的,是谁又永远的离开了你?

发呆。
一片空白。
海水带着爱,悄悄地走开。
浪花卷着淡蓝和雪白的泡沫,绽放在空气中。
于是,思维升腾,大地升温,我坐在云端,看风吹过头发,遮住了眼睛。

我是什么时候听到这盘专辑的呢?初一?还是初二?真的不记得了……记忆里萦绕耳旁的始终是那首《中学时代》,没几行字的歌词,不知道为什么当时听来特别有感觉,我想应该是在那样的时候听到了这样的一首歌,所以感触特别大。多年后,当我知道这首歌是李健一个人唱的时候,我真的是高兴,原来我最初喜欢上的就是他的声音。因为在那个时候,我自以为喜欢他的外貌大于喜欢他的声音。

    还记得几年前的那个下午,一样的夕阳,一样的余晖,我坐在学校图书馆那永远靠窗的座位上翻到的那首叶芝的诗,无意中打开,却在我心里,铭刻了许久:“多少人曾爱慕你青春妩媚的身影,爱慕你的眉毛出自假意或真情,而唯独一人爱你那朝圣者的心,爱你日渐衰老的满面风霜”。后来才想起,原来清华大学的高材生那首街知巷闻的一生有你,就出自这首诗,至此,念念不忘。

听这张专辑,它会让你想起蔡智恒《第一次亲密接触》中的忧郁的轻舞飞扬,想起中学时代穿过运动场的白衣女孩,想起校园花圃中美丽的蝴蝶花……卢庚戌和李健,同样是喜欢白衬衫,白T恤的少年,坐在高大的白桦树下弹吉他,抒放着水木一样的年华。

这盘磁带被我翻来覆去地听了十几遍,后来,我没再听水木年华,再后来,我知道李健离开了水木年华,说他跟卢庚戌音乐创作理念发生了分歧,当时的我替他相当惋惜,我想水木年华好不容易有点红了,他在这个时候离开,必然不会被人家记住,果真,他一个人走了,水木年华又吸收了两位新成员到后来的又一位离开,水木年华经历了三代。当我知道被后来的水木年华唱红的《在他乡》是李健的创作时,我很高兴,可是为什么当时那首李健最初唱的《迷乡》没有红呢,这真的是要看运气跟契机啊。
(《迷乡》真的蛮好听,建议喜欢《在他乡》的人可以去听一下。)

    毕业两年,在我悲伤的不能自已的时候,我会对自己说,那些美好,是一种幸福,那些回忆,是自己用来前进的动力。哪怕前面是荆棘密布,狂风暴雨,我也会勇敢,更勇敢~~~

中学广播室中常常放《一生有你》,像是和传统的校规做抗争。多少人曾爱慕你年轻时的容颜/可知谁愿承受岁月无情的变迁/多少人曾在你生命中来了又还/可知一生有你我都陪在你身边。教导主任为此把广播员换了一拨又一拨,只是喜欢这首歌的人太多,在傍晚的黄昏跑道上,经常响起这支熟悉的旋律。初恋的年代应该只属于中学时代,那是一个怎样懵懂的年纪啊。没有人知晓他们心里想什么。或许是彼得潘的逍遥,或是摇滚的叛逆,还是青春花前月下的幻想?《美丽人生》中,只要有你,虽然那时候,我们不懂爱情。飞象和海鱼,蝴蝶和月光,热爱音乐的孩子,都只为爱你。青春是一首又一首诗谱曲而成的歌,比如《墓志铭》: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出生/我有两次生命/一次是遇见你。校园诗人,用真情的旋律,打动了匆匆的校园过客。每一年的毕业月,都是一次离殇,关乎未来和爱情。《今天我们要走了》,走向一个没有蝴蝶花和中学时代的天涯,没有快乐园的日子和再也没有你的旅程。

然后,当我有一天听到《童年》、《传奇》、《想念你》、《松花江》、《风吹麦浪》……的时候,我突然多么感谢他当时毅然的抉择,因为他唱出了比水木年华时期的李健更加温暖百倍的声音,我想,听他的歌,任何人的心都可以被治愈,那直指人心的声音。

十二首歌曲像是代表十二个月,连成的似水流年,成为老屋门前榕树的年轮圈圈。洒脱和浪漫的季节,带上单车去踏青郊游,让青涩的细胞沉浸在哗啦啦的溪水中,青黛的丘陵间……学习的压力被风景和音乐冲刷无影无踪。

他在爵士音乐节上作为Freshly
Ground的表演嘉宾只唱了一首歌,使我们都意犹未尽,那是我第一次见到李健,我承认我是被他迷住了。当时周围很多人都在问李健是谁啊,我们只要说是水木年华前成员,然后大家都知道了。

水木年华的《一生有你》这张专辑已经超越纯粹的校园民谣的味道。像是一个旅行者在回忆那些逝去的美好光阴。打上社会烙印的音乐,难免更加成熟,却也失去纯真的感动。从校园到社会的蜕变,音乐和人一样同样在摆脱着束缚,寻找转变。在现实和艺术之间的抉择,以及李健的离开,都将水木年华的风格走向另外一个方向口。所有专辑我只喜欢这一张,因为在其中,我找到了我想要的东西,被感动,像是看到童话故事的开头、过程和结局。纯净和唯美,带给每个人曾经都无法入眠的寂静的夜。那些伤痛和欺骗,都将被水带走。因为只有时间不会说谎。

当我最初知道王菲要在春晚上唱李健的歌时,我是很高兴的,春晚那么大的一个舞台,王菲把自己复出的第一首选曲放在了自己的好朋友——李健的身上,我想这是需要多么大的友谊才能做到的啊。以前,李健在北京开小型个唱的时候,王菲自己也作为李健的歌迷默默地坐在观众中央听他唱歌,为他捧场,完全不把自己当作是个大明星。我真羡慕这样的友谊,多么契合的磁场,不是谁和谁都能拥有的,多好啊。

白色的灯盏下,有一个人在等待他的爱情;中学校园的十字路口,有人在吹失恋的口琴曲。舞台上的青春还未落幕,年华的碎片在月光下轻舞飞扬,带着爱静静地来,又悄悄地离开。怀念看日落或者日出的中学时代,一生有你。

当我为这感到高兴时,我又怕李健有一天会不会因为王菲而走红,我不想他那么红,像苏打绿、林宥嘉那样,突然大街小巷都知道他们的名字,突然他们都红了,当他们的歌变成了巴拉歌,其实感觉很不好,我要的其实不多,不要太红,一点点就可以。当开心上都是李健演唱《传奇》的转帖、当豆瓣上的签名都变成了《传奇》的歌词、当李健的专辑被人家一张张地开始听过来时,我承认他的确比以前红了,树曾说他不会红的,但愿。

上官朝夕,厦门。

我很希望他来上海开小型个唱,像在北京那样,不需要开演唱会,李健不适合开演唱会,他只需要像在类似同乐坊那样的地方唱歌,歌迷毋需太多,他安静地唱,我们安静地聆听。

当我打完这些字的时候,我终于知道我那么喜欢李健的原因不仅仅是他声音带给我的温暖,更是那么多年来我喜欢他的歌的感情,以及带不走的留在我心底的感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