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为科幻想象照射社会现实,那个演姜文的直匪的野心不小

在中国,
在这个挂着特色社会主义的牌子,行着原始资本主义之实的集权当政的地方,谁能反思市场经济,娱乐至上,民主的虚伪等等。
贾樟柯能,用地下电影的方式。

小时候看黑客帝国,总是被里面导演的脑洞和世界观所惊叹:未来的地球的主宰,不再是人类,很有可能会变成机器人!就像我们在动物园里看到的动物一样,人类这下子从天堂跌落地狱,变成了机器人们饲养的家畜,今天宰一头,明天杀一只。

之前看过
@丁若柯写的《科幻小说的强度与弱度——另一种科幻小说的分类方式》一文,按照科幻的可替代性多寡将科幻小说分为强科幻与弱科幻,读完之后感想就是思考关于科幻题材作品(包括文学与电影)真正意义在于何处。

  好久没有看过像《V字仇杀队》这样酣畅淋漓的电影了。看多了大众娱乐的电影,几乎都已忘了电影作为一门艺术内给人带来的精神享受和一种关于人生的启示。而《V》,这部有思想的电影,带给人的,已不仅仅是震撼了。
  电影的故事背景是虚构的未来,英国处于极权统治下。人们没有自由,政府管制着一切。而这时,V出现了。他就叫做V,一个永远活在福克斯面具下的自由追逐者。在当局眼里,他是一个疯子。他炸毁了那个年代的象征繁荣的雕塑,他闯入电视台,向全国观众演说了他的自由宣言。而在人们眼里,他已经是一个精神偶像了。当人们压抑了好久的心终于爆发时,一场革命开始了。大街上到处都是带着V的面具的人。他们追随着V的自由宣言,一群群的走向那个时代最讽刺的地方—没有民主自由却依然屹立的议会大楼,只等着V实现他的诺言,炸毁这个极权的象征,炸毁政府给人带来的种种束缚,让人们真正的拥抱自由。
  电影中有一位女主角,她的存在极大地表现出了政府强权必将被人们推翻的历史宿命。她从小接受的政府教育,是遵循、驯服。但遇到V之后,她心中的自由之火开始慢慢燃起。虽然一开始她跟随V只是身不由己,但慢慢的,崇尚自由的她跟随了V的脚步。她曾遭受了审讯的折磨和恐惧。在那里,支持她的是牢房里一封极权开始时一个女同性恋留下的信。故事很美,她和她的女朋友深深相爱,但却因为强权政府的不允许而双双被杀害。这只是那个时代的的一个缩影,女主角的人生也是一场悲剧。他的爸爸、妈妈都因追逐自由的权利而被强权政府逮捕杀害。而她,在这时,终于决心不再恐惧那些强权,终于敢于去追逐那本属于她的自由的权利。
  当女主角走出牢笼,发现这只是V和他开的一个玩笑。她走出房间,仰起头看着天空,肆意的让雨点打在脸上。这是电影中很有深意的一个镜头,寓意着女主角和千千万万像她一样的人终究会不再恐惧,会敢于追逐自由的天空与大地。
  恐惧,是这样的政府统治下的人民的精神状态,这也是所有人类的都会有的情感。但如果用恐惧作为工具,用来胁迫和统治人民,那恐惧只会转为愤怒并适时爆发。人民不应恐惧政府,政府应该恐惧人民。这也许是西方人民心中最应该的政府状态。而令人恐惧的政府,永远都不会长久。
  其实V并不仅仅是一个复仇者,他是一个思想行者。电影可以说是复仇,但更多的关于自由,民主,权利的追逐和人民的反抗。V喜欢大仲马《基督山伯爵》,每一次观看都会热泪盈眶。他要向那些曾伤害他的政府要人复仇,但他更看到了真正的黑手是这个专制强权政府,他要推翻这个政府,他更要做到一个思想启蒙者。当那么多的人民带着他的面具走向议会大楼,他成功了。他关于自由,民主的诉求已深入人心。
  最后V利用强权政府内部的矛杀死了独裁者,但他自己也死去了。故事的最终,女主角将V放上了载满花瓣的地铁,驶向了V心中幸福的终点。议会大楼爆炸了,但这个场面却更像是一场烟花绽放的盛典。我们能听到的是大快人心,是人们内心爆发对自由的狂欢,是被推翻的极权政府的丧钟。
  其实电影的一开始介绍了盖伊.福克斯,这位17世纪的自由斗士。他为了反抗王权想炸毁国会大厦,最终失败而被绞死。但他追逐民主、平等、自由的思想却万世永存。V是他的思想的追随者,人民也是。
  正如V所言,“面具下面不只是血肉之躯,而是一种思想,思想是不怕子弹的。”
  是的,思想永存。我们终将victory。

而这个演姜文的直匪,
用向多部电影致敬的歌舞片和话剧对白的方式,
讽刺了娱乐至上的《美丽新世界》,
还有他爷爷的《进化论》,
以及学富五车的亲妈政治学(在爱情面前,演化生物学是个屁阿)。

而奥威尔先生却在我耳边轻轻地说:朋友,你想多了。不用人工智能,人类自己就能把自己变成没有思想,没有灵魂,行尸走肉般的机器人。

自从近代科学革命爆发以来,人类掌握了越来越先进的科学技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并且每一项新的技术被发明以后,其影响范围不再仅仅局限于实验室,而是对整个人类社会生活都产生深远影响,如电灯使得人类有了更长的夜生活,作息时间大大延长;飞机帮助人类跨越了距离障碍,可以轻松地实现环球旅行;互联网则排除了时间障碍,随时随地都可与他人取得联系,社交范围大大拓展。因此,有人开始反思科学技术的发展除了带给人类生活便利的同时,是否也会带来某些负面影响?

如果《让子弹飞》解构了中国三十年前的革命,封建和极权。
那么这部更有批判现实的意义,
毕竟,太多都正在发生。
澳门新萄京官网,这部虽然大腿较多,但比《泰坦尼克》更应该组织党政军观看。

老实说,我看了那么多末日电影,恐怖大片,甚至人类社会学的著作,比奥威尔先生《1984》描写的世界更恐怖更血腥的多了去。如《生化危机》系列,里面所有人类,无论老小,有钱的没钱的,有官的没官的,统统变成僵尸;《黑客帝国》,《I
robot》等,则直接让机器人接管世界,统治万物。人类只是人工智能的附庸品,想杀就杀,想打就打。;以色列作家赫拉利的《未来简史》一书,则提出:智人拼命的想用科技变成神,但是,当智人真正变成神时,智人整个种族也差不多该灭亡了。

个人认为,按作品主题可以将科幻想象分为三类:反思乌托邦极权社会,追问人类文明起源与未来,以及具体科技对于个人影响。

上一部告诉我们极权统治的虚妄和极权下大众的群体心理学。
这一步告诉我们,在一个所谓民主的社会里,政治的运作方法。
娱乐也是战斗。

凡此种种,虽然血腥恐怖,却没有奥威尔先生笔下的《1984》更加令人发自内心地绝望。因为这本书里的世界,这种笼罩在“老人家”神秘统治下的乌托邦政治,从逻辑上说,是无解的。

科学的进步使得国家对于普通个人的控制能力越来越强,将来是否会出现一个以乌托邦之名而建立起来的极权社会,这种忧虑从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反乌托邦三部曲《1984》,《美丽新世界》和《我们》中就已出现,如《1984》中的那句经典名言”big
brother is watching
you
“,映射出乔治·奥威尔面对二战后满目疮痍的欧洲世界可能因一步之差而走向极权社会的深思。1964年的《奇爱博士》讽刺了美苏两国可能被自身所创造的核弹防护系统所摧毁,人类能力之强反而将自己毁灭。另外,2005年《V字仇杀队》政府借用人造病毒传播而制造恐慌,与2010年《盛世中国2013》政府利用金融危机造成的混乱而一举获得普通民众的支持,有着异曲同工之妙,并且这些科幻想象在现实中有实现的可能。所以,科幻作品对于国家利用科技研究成果而尝试建立乌托邦极权社会一直保持着警惕。

唯一没有被这个直匪解构和舍弃的是对爱情的信仰和他老婆的参与。

僵尸再多,总归有人在打僵尸,甚至还可以研制解药

同时,科技的快速进步帮助考古专家挖掘出个更多人类祖先留下的遗迹资料,同时不断的科技创新也促使我们思考人类文明的未来走向。1968年的《2001太空漫游》中出现在原始猿人面前的黑色石碑给人类带来了智慧,2012年的《普罗米修斯》认为外星人才是播撒地球生命种子的上帝,这两部电影思考着人类文明的源头在于何处。而同样《2001太空漫游》中也讨论了未来人类进化方向是否会是星孩的问题,1950-1953年《银河帝国》和《基地》假设未来人类文明达到顶峰后衰落的情形以及如何再造文明,2006-2010年连载的《三体》假想地球文明与外来文明冲撞中落于下风而如何存活于宇宙之中,2014年的《超验骇客》和《超体》更是基于目前已有的科技发展幻想人类个体进化的终极形态——电子人或者说无处不在之人。有了科技,就掌握了某些规律,于是可以尝试按照这些规律去推测人类文明的起源与未来以纠正当前人类社会的发展方向。

很多缺心眼儿(或者缺乏某些心理认知)的人类担忧机器人威胁或者统治人类,
其实机器人在逻辑上进化不出人类的这种牺牲自己为了爱情的主动的自毁的行为。
这是他们永远无法超越人类这种裸猿或是第三种黑猩猩的。

机器人再厉害,总归人类还是苏醒了,并建立了锡安基地

另外,具体的科技直接应用于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这些日常接触到的科技更容易引起反思。1972年《发条橙》反问被解除伤害他人能力的坏人是否算是治愈成功,能否再次进入普通人社会;1982年《银翼杀手》提出了人与机器人之间如何区别,以及人类该如何面对有独立思想的机器人这些问题;1999-2003年《黑客帝国三部曲》超前地假想人类被电脑统治后如何进行反抗;2009年《月球》中的克隆技术虽然可以帮助在月球上的工作人员持续工作,但人与克隆人之间的关系如何处理,相类似的有2013年《遗落战境》;2011年《源代码》中记忆的不断读取与存档最终改变了之前的命运,这一设定也出现在2014年的《明日边缘》;而最能引起关于科技应用于日常生活的反思作品当属2011-2014年的《黑镜》系列剧,提出了包括全民娱乐至上,实时记录芯片,社交媒体再造,虚拟与真实界限模糊等等科技渗透生活后的问题,这些都在引导我们思考科技除了带来便利以外的那些负面影响。

V字仇杀队里,总归还是有神通广大身怀绝技的V,引领着大家抵抗政府

科幻想象不是简单地将故事背景改为外太空或者未来世界,也不是炫耀酷劲十足的黑科技,而是照射在现实社会中,引发人们思考科技带给我们的影响,避免可能的歧途或者发现生活中的另一面。